辣 评 周 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 华人评论网媒

日本駐澳洲大使牽頭反華 澳兩大媒體配合

日本駐澳洲大使正在澳洲牽頭搞反華行動, 澳洲外交部長黃英賢理應與該大使嚴肅討論此事。

撰文: John Menadue

日本正全速進行其反華行動。在澳洲,反華行動獲日本駐澳洲大使的支援。 而澳洲兩大媒體《澳洲人報》和《澳洲金融時報》亦大力配合,每逢日本大使有任何反華宣傳,該兩報將定必提供平台。日本大使更將其大使館作為澳洲首都坎培拉所有反華人士的聚集地;這些人士包括落後於時勢的國防部前官員、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 現任政府官員、學者、及極右的保守派政客。

面對如此不適當的活動,澳洲外交部竟然視而不見。我作為澳洲前駐日本大使, 清楚知道什麼活動不妥當。例如我當年假若在日本的澳洲大使館推動反北韓(朝鮮)活動,當然是絕不適當。

現任日本駐澳洲大使的記憶力何其差。中國在上世紀30年代和40年代飽受日軍摧殘,兩千萬中國人民死在日軍之手,日軍並對中國大肆掠奪,大舉破壞,使五千萬中國人民顛沛流離。當時中國作為未發展的農業國家,面對已完成工業現代化的日本,在勢孤力弱下緊緊得以生存。

二戰時中國與盟國同一陣線,中國以其遼闊的土地並付出慘痛的代價,消耗了日本大量軍力。 中國對日本的牽制,就如當時蘇聯對納粹德國的牽制並消耗德軍大量軍力。 中國和蘇聯人民承受了莫大痛苦,讓盟軍在戰場佔優。

但二戰結束後四年,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卻被視為「敵人」, 中國身受日本荼毒的慘痛經歷則被刻意遺忘;其後因為韓戰,中國於二戰時所經歷的一切更進一步被淡化。

今天的中國隨着其現代化及不斷增強的自信,眼見殘暴的侵略者不斷迴避歷史的真實,於是表達關注,這並不出奇。

澳洲前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於2014年9月5日一次公開演講中說:對中國來說抗日戰爭於1937年已經開始,而在其後四年中國孤軍作戰。日軍發動太平洋戰爭時,在中國的日軍人數已達68萬人,是當時日軍在東南亞兵力的四倍。但日軍在東南亞的兵力已足以勢如破竹,直取新畿內亞,幾乎來到澳洲家門口才被堵停。 試想當年中國若被日本戰敗而成為日本附庸國,日本勢將調動大量資源對付澳洲。 當年如果沒有我們盟友中國的堅毅和勇敢,澳洲未必能夠抵抗日本的侵略。

二戰之後日本重啟反華行動,當時的牽頭人是岸信介,正是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外祖父。岸信介於1930年代中在中國成立滿洲國,以凶殘著名。 他的別號是「日本昭和時代的魔怪」。他強迫數十萬中國人作奴隸苦工,並稱他們為狗。戰後他作為甲級戰犯被囚禁並準備接受審判,但隨着中國1 949年革命成功,美國需要日本有一名反華領袖,於是岸信介居然獲釋重出政壇,並於1957至1960年成為日本首相。幸而隨後幾年日本自民黨的反華氣勢受到三木武夫和太平正芳等首相的制約。但到了岸信介的孫子安倍晉三成為首相之後,日本的反華活動再度復燃。

安倍晉三不但參拜供奉日本戰犯的靖國神社,更試圖推翻日本於1993年作出的「河野談話」,該「談話」是日本正式為其二戰時的殘暴而道歉。安倍晉三為了承續他的國家和他家族對中國的仇恨,於2007 年啟動了簡稱「QUAD」 的美日印澳四國同盟。但該同盟無甚進展,直至2017年安倍晉三再度出任首相時重新激活該同盟。

很明顯,美國和日本意圖將澳洲變為攻擊中國的矛頭,而我們居然聽令而行。 日本駐澳洲大使正在不遺餘力地為反華活動搧風點火。但真正曾經對澳洲有軍事威脅的國家是日本,而非中國。

(本文作者 John Menadue曾任澳洲內閣秘書長、澳洲駐日大使、 澳洲航空公司總裁,1997年因促進澳日關係而獲日本政府頒發日本帝國勳章。文章原刊於澳洲新聞網站 《Pearls and Irritations》,中文版由香港專欄作家楊志剛翻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