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 评 周 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 华人评论网媒

华人众议苑:核现南太,到底是好事抑或坏事?

【华人众议苑】讨论话题:核现南太,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提要:美英核潜艇供澳,让无核南太平洋破身,引发华人热议。

3月18日,墨尔本民众举行反战反核示威游行

澳拥核潜艇,是个别政客的自私偏执后果

白宫消息,到2030年,澳洲会购买5艘美国核动力潜艇。核现南太的阴影,掀起了又一波民意的强烈反弹。
最多的反对理由是说:当今世界中美两强对抗,澳洲当美国小弟准备上战场,还要自己出钱出力出人,这炮灰当得太冤曲了!

我个人认为,核现南太肯定是坏事,理由有三:
1,核武器是世界公认的灭绝性大杀伤武器,澳洲不应该拥有。
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使用核武器的国家是美国,不论理由如何冠冕堂皇,核灾难让几万平民瞬间死亡,让几十万平民病痛终身。从人道主义环保主义看,全世界就不应该允许核武器的存在,现在还要核扩散,为什么要违反联合国有关决议?
智者说:好战必亡!在澳洲各小镇看烈士纪念碑,根本就是澳洲军人为了大英帝国献身的炮灰史,澳洲军人的死亡率总是名列第一。现在我们要换献身美国了吗,澳洲就避不开当炮灰的命运吗?

2,澳洲是南太的天然老大,拥核武器反而会引来巨大危险。
澳洲坐拥资源丰富大岛,无任何国际边境纠纷,周围太平洋小岛国都以澳洲为马首,没有任何外敌入侵危胁,根本不需要核武器撑门面。
但澳洲有了核潜艇,在中美两强对抗中,必然站上锁死中国的最前线,据战争对等反击原则,拥核必然引来核反击。也就是说,核现南太对和平的南太没有任何好处,只可能成为中美对抗的炮灰,澳洲的国家利益何在?

3,澳洲个别政客自私偏执,选民们该醒悟了。
在中美两强之间,因各种原因,澳洲只能加入美国政营,这可以理解。但为什么要拼命冲上第一线,像新西兰一样偶尔摇摇旗不就行了吗?
中国是澳洲第一大出口伙伴,根本是送钱给澳洲的金主,反中就是反澳洲经济,就是扼杀澳洲的国家利益。

美国害怕中国超越,走火入魔的反中还算有点理由,澳洲为美国反自己的金主损失惨重,有从美国拿回一分钱补偿吗?
个别政客紧跟美国偏执反中,其实是屈从于美国反中正确的迷思,害怕不随美自己的官位就不保,以损害澳洲国家利益来换取个人自私利益,澳洲选民们该醒悟了!

Sam董(悉尼中药师)

AUKUS是“澳酷死”还是“澳哭死”?

澳洲的潜艇发展自1986年开始建造六艘柯林级柴油电力潜艇到现在已积累35年以上的经验。为了柯林级潜艇2036年退役,无论前总理艾博尔青睐日本潜艇,还是谭宝花660亿澳币购买12艘法国的潜艇都考虑了澳洲地理位置孤立,海岸线长,与周边国家关系较好的国情。莫里森政府赔六亿澳币违约金撕毁了谭宝的法国合同,豪掷3680亿澳币(六倍于法国潜艇价格)购置数量只有法国合同一半的核潜艇。对此澳洲舆论和前总理基廷都有大量评论。

任何决策无论大小判断其是否历久弥坚,吃瓜群众缺乏领袖的广阔视野,战略家的头脑和世界领袖的胸襟,只狭隘地看到是否理性,刚需和可持续。

基廷先生就理性和刚需问题在ABC新闻俱乐部上说了澳洲需要多数量类似柯林小吨位级别的常驻的潜艇,而不是数量有限的吨位超过柯林两倍以上的为符合它国的战略需要常驻在远离澳洲的人家家门口大型核潜艇。核潜艇的确可以酷出澳洲的大国担当,但若造成国防漏洞就失去了应有的初衷。

另外,花费了澳洲纳税人巨资的AUKUS很可能是奶妈奶人家的孩子。澳洲政府说的两万就业被大多数人误解是澳洲的工作,澳洲没有核武器经验,实际上大部分高附加值的工作都在美国和英国,只有数千普通工作在澳洲。普通澳洲老百姓每天惦记的无不是在哪挣下一两碎银。

今后的30多年会经历许多政府更迭,AUKUS会是“澳酷死”还是“澳哭死”还需时间考验。吃瓜群众还须耐心端坐小凳默念增广贤文里的那句“常将冷眼观螃蟹,看你横行得几时”。

江汉(悉尼前工程师)

前总理基廷舌战群儒

前天看Paul Keat (前总理)在national press club的舌战群儒,非常赞赏,基挺先生的观点基本正确。同时,让我非常吃惊的是澳洲媒体一边倒的批评基挺的观点,有的甚至带攻击性的贬低。说明澳洲与西方已经严重脱离了对中国的客观观察与评估能力,或者说被利益严重带偏。

澳洲华人现在还是原来的“老三篇”,同乡会吃吃喝喝;传统节日骗骗自己,哄哄别人;政治骚操作的跳跳舞,唱唱歌,筹筹款。当华人社会被摸黑时,鸦雀无声是各自明哲之道。

华人是否有可能建立自己的思想库,不受任何政府、政党的影响,从科学、学术的角度来观察、分析、评价政治与社会的真相,至少可以公开的把报告提供给各个政府部门与相关媒体、互联网媒介等等。这样的力量更有说服力,也不存在把柄予煽动者、挑拨者。我以为建立独立思想库是对即将来临意识形态对抗的最好的自我集体保护的方法之一,也是华人社团社会智力提升的一个机会。
仅供参考批评,谢谢!

庆哥(退休人士)

这代人的世界观由新闻集团塑造

二次大战前后出生的一代也包括婴儿潮一代,青年时代成长于六十七十年代,处于英美权力转换的尾声,脱英入美,尚有独立思维的空间,基廷是他们的代表,陆克文生于1957年,赶上英美影响转换的最尾声。而六十年代出生的第二代,青年时代成长于八十九十年代,几乎完全处于美国控制和影响之下,这个过程与默多克新闻集团的兴起基本重合,默多克1952年接手家族报业,用了接近20年时间打败澳洲主要竞争对手,开始形成初步垄断,随后进入发展高潮,1968年进军英国,1973年进军美国,所以黄英贤和阿巴尼斯这代人是在默多克的谆谆教诲下长大的,其世界观基本由新闻集团塑造。

黄英贤作为少数族裔能爬到高位,自身能力毋庸置疑,但皈依者效应影响了她的独立思维。阿巴尼斯完全是个庸才加好人,从他说话可以看出,他根本不具备领袖气质,极易被别人影响,这大概也是他大选时失业率都记不住的原因,这也是他被拉到美国仅仅24小时关门洗脑后就做出影响澳洲30年的重大决定,容易说服和控制这也大概也是基廷看上他和力挺他上位的原因,基廷很可能是工党内最大的亲华派和幕后老板。

山山宏心(网友)

谁都不愿意自家的房子贬值

现在社会说实话的不容易 ,今天早上新闻很多篇幅都在攻击这位说实话的老人家(注:指前总理基廷), 包括现任工党要员。同时有一篇文章也很实际 ,说是狂欢过后很多现实问题立即出现了, 包括早期投资的资金来源, 后期的核废料处理等等 。之前大家盯着这五千多个工作岗位抢, 冷净下来 ,阿德莱德、 佩斯总不能工作归自己 ,核废料往维州倒吧。

早上新闻里听到己经有附近居民反对 ,毕竟谁都不愿意自家的房子贬值 ,以前还可以唬弄附近太平洋岛国 现在难了。

Ding (维州网友)

众议发表日期:2023年3月18日

 

(华人众议苑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