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 评 周 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 华人评论网媒

百年老店瑞信「黑洞」多大仍是謎

【分析焦点】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有167年歷史,跟瑞士這個中立國一樣,以代客管理資產見稱。瑞信的強項,亦正是弱項,數十年來,瑞信被揭與臭名昭著的獨裁者及被制裁國家扯上關係。即使如此,這家在金融海嘯之後被納入「大到不能倒」的國際金融巨企一直能化險為夷。直至2021年,貸款機構Greensill Capital倒閉、美國對冲基金Archegos「世紀大爆倉」同時夾擊,瑞信共損手逾百億美元,財務狀况開始惹人關注。至去年第四季,瑞信持續出現客戶資金外流,去年年報早前一度延遲公布,上周更被羅兵咸永道發出「否定意見」,早前打救瑞信的沙特國家銀行一聲「閂水喉」,成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觸發瑞士政府要出手借錢救亡。市場正憂慮這間百年老店會否成下一宗「雷曼事件」?

美國聯儲局大手加息,促使不少銀行手頭資產價值惡化,繼矽谷銀行後,輪到瑞信陷入危機。瑞士第二大銀行瑞信的資產管理部門,管理約1.7萬億美元的資產,近期出事的矽谷銀行,總資產不過約2120億美元,所以市場認為瑞信的危機遠大於矽谷銀行。

瑞信本應於本月9日發布去年年報,惟美國證交會(SEC)提出技術質疑,該行唯有押後公布。直到年報出爐,瑞信在報告承認2021及2022財年的財務報告程序有「重大缺陷」,該年報由羅兵咸永道核數,但羅兵咸永道對瑞信截至去年底財報內部控制的有效性發表了「否定意見」(adverse opinion),到底這兩年財務報表上的「黑洞」有多大,仍然是個謎。

末日博士:不肯定瑞士能否救瑞信

瑞信美股股價翌日再瀉約14%,事件令瑞信的「救命索」沙特國家銀行也表明,不會向瑞信再提供資金,結果要由瑞士央行出手,宣布提供最多500億瑞郎(約4230億港元)供瑞信解困。著名經濟學家、「末日博士」魯比尼(Nouriel Roubini)形容瑞信是「大得救不了」,因不肯定瑞士當局有否足夠資源拯救瑞信。上周路透曾引述消息稱,有一個主要國家的政府和一家銀行向瑞士政府施壓,要求她出手救瑞信。開始有分析指出,雖然瑞士政府財政穩健,但要救瑞信這家巨企,隨時會步冰島和愛爾蘭政府在金融海嘯期間的後塵,走上破產之路。瑞士政府債務對該國GDP比例只有40%,屬低水平,但愛爾蘭的國債對GDP比率曾由2007年的24%急升至金融海嘯後的120%。

瑞信2021年接連損手後,去年10月瑞信指財富管理資產被客戶提取約一成,當時便傳出財困。瑞信於是公布大型重組方案,包括重整及分拆投行業務、出售證券化產品集團,並料未來3年從5.2萬員工中裁走9000人,同時透過發行新股引入新資金40億瑞郎,沙特國家銀行就是在這時斥資15億美元入股瑞信,成為該行第一大股東。但瑞信同時指出,重組成本高昂,將導致2023年再次出現「重大虧損」。

市場不看好重組 資金加速外流

瑞信的重組方案仍不被市場看好,資金加速外流。單計第四季,多達1070億瑞郎(約9152億港元)從瑞信撤走。至去年12月初,瑞信主席雷安澤(Axel Lehmann)一度稱「客戶資金外流基本停止」。但當瑞信今年2月初公布第四季季績時,卻發現去年第四季流走的資金較11月時公布的數目還要多,即雷安澤發表「資金停止外流」之時,其實外流仍未停止。路透社其後引述消息稱,瑞士金融市場監督管理局(FINMA)正審視雷安澤的言論有否誤導投資者。市場對瑞信的信心進一步受挫。

受客戶撤資等影響,瑞信的財富、資產管理和投資管理部門收入下降,去年第四季虧損14億瑞郎(約120億港元),全年虧損達73億瑞郎(約624億港元),是繼2021年虧損17億瑞郎後,連續第二年「見紅」。截至去年底,瑞信總資產為5740億美元,較2020年底的9120億美元大跌37%。

直到今年3月,連瑞信前大股東、美國投資機構Harris Associates也投下不信任票,其副董事長兼投資總監David Herro向《金融時報》透露,去年10月有見瑞信要增資後已逐步減持,至接受訪問時已沽清瑞信股份。他指要買銀行股,市場有很多選擇,即使瑞信大型重組,亦不能扭轉乾坤。

歐債由負利率反彈 歐銀同損手

大西洋的對岸,矽谷銀行因為買入大量美國國庫債券,在聯儲局去年急速加息之後國債價格大跌,矽谷銀行資產長短期錯誤配置的問題暴露,結果「爆煲」收場【詳見A9版】。瑞信的問題相信遠較矽谷銀行複雜,有市場人士指出,歐洲的銀行除了持有美國國債之外,亦持有大量歐洲國家的債券。雖然歐央行加息步伐不及聯儲局那麼快,但歐洲國家債券很多由去年的負利率大幅抽升,債價同樣大跌,瑞信出事之前,意大利、德國等歐洲銀行股價已急挫。瑞信會否又成為歐洲銀行業界的「雷曼翻版」,值得我們密切留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