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辣评周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华人中文评论

九路農民大軍開赴新德里 莫迪有何妥協之策?

【时事分析】到12月1日,從11月26日開始的「向德里進軍」(Dilli Chalo)農民運動還在繼續。這場旨在要求印度政府廢止9月下旬通過的三項農業法的運動正逐漸走向高潮。

超過三十萬農民在拖拉機等車輛的配合下,在新德里從北至南的9處要道紮營抗議,其中5處要道或已被農民控制。目前,新德里市內失業工人以及達利特團體「毗摩軍」(Bhim Army)等組織已宣布加入示威。

對還在「聖地」瓦拉納西慶祝「眾神之光節」(Dev Deepawali)的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來說,他和印度人民黨(BJP)當局要怎樣做,才能勸退這數十萬之眾呢?

重壓之下的首都

到12月,「向德里進軍」運動的不斷升級已超乎了外界想象。從11月26日開始,每天都有數以千計的農民,頂着哈里亞納等邦警察的高壓水炮和催淚瓦斯,在翻越層層封鎖線之後,抵達德里邊界。開着拖拉機的農民在抵達德里邊界檢查站之後,還設法停車築壘,阻斷交通,進而靜坐紮營。隨着各地農民源源不斷地前往,新德里也在一周間遭遇嚴重交通堵塞。

「聯合農民陣線」(Samyukt Kisan Morcha)、「全印度農民鬥爭協調委員會」(AIKSCC)等五百多個農民組織原計劃率民眾前往新德里市內羅摩力拉廣場(Ramlila Maidan)、曼塔天文台(Jantar Mantar)等重要場所請願,但新德里警方拒絕了該方案,轉而建議農民團體前往較為僻靜的布拉里區紮營,這一建議遭到了示威者的拒絕,雙方也繼續僵持。

目前,示威農民已經從各個方向癱瘓了前往新德里的幾條高速公路,譬如在哈里亞納邦通往北德里的索尼帕特(Sonipat),貫穿當地的44號公路塞滿了農民的農用車和拖拉機,索尼帕特以南前往德里的多處檢查站,也成為農民和軍警鬥智鬥勇的戰場。

對莫迪當局來說,如何處置此次風波已成為一大棘手難題。

一方面,印度軍警仍試圖以暴力手段維持秩序,其中印度內政部麾下的中央後備警察部隊(CRPF)、中央工業安全部隊(CISF)等武裝就從11月27日後,於哈里亞納邦設置混合封鎖線及路障,並在包括提克里(Tikri,在新德里以西)、古爾岡(Gurugram,在新德里西南)等地設防,以水炮及催淚彈轟擊闖關人群。

在手持大棒,配合水炮和催淚彈的軍警面前,三十萬農民大軍的實際戰鬥力是有限的,但莫迪當局終究不敢對其票倉痛下殺手。(路透社)

此外,新德里警方還試圖把市內多處體育場館改造成為臨時監獄,用以容納此前被抓捕的720名示威者。

但另一方面,莫迪及BJP當局面對示威者多為信奉印度教的普通農民的現狀,也不敢妄下殺手。對於對於視農民為基本盤、視印度教信仰為國族認同的BJP當局來說,他必須要響應普通農民在水、旱、蝗、疫四災影響下偏逢穀賤傷農的困境,必須要繼續扮演其「能頂住壓力,繼續實施救濟」的正面角色。

也就在11月30日,還有BJP高層人士在接受印度《印刷報》(The Print)採訪時確認,稱莫迪當局不會再次以強推《公民身份修正案》(CAA)引發全境騷亂的方式來應對此案。此前,2019年12月至2020年3月間只在印度各大城市爆發的CAA騷亂即導致3,000人被逮,175人傷,至少65人死,加之新德里方面也知道數十萬農民有組織集中後爆發的能量恐遠超少數青年學生,這就讓莫迪當局需要放低姿態,加以懷柔。

在僵持與妥協之間

於是,在12月1日,當莫迪還未返回新德里時,包括農業部長托馬爾(Narendra Tomar)、黨主席納達(Jagat Prakash Nadda)、內政部長沙阿(Amit Shah)及防長辛格(Rajnath Singh)在經過兩次會議後,即決定提前派辛格於1日晚些時候與農民代表見面並對話。他們指示新德里警方面對示威者應「克制」,新德里高層還以天氣轉冷、疫情加重為由,規勸示威者早早返回。

不過,這種態度對於新德里四周的數十萬示威者可能是遠遠不夠的。新德里電視台等媒體已在採訪示威者時得知,他們中的很多人大都知曉前往新德里可能會染疫病死,但他們更希望新德里當局能廢止三項農業法,其中一些示威者甚至帶足了「支撐6個月的口糧」,表示要堅持到底。

在「民不畏死」的客觀環境下,莫迪當局就需要在治理層面上多做一些事情。

面對軍警釋放的催淚瓦斯,經驗豐富的示威農民已經拉開了距離。事實上,哈里亞納邦等地的農民已有豐富的示威經驗。(路透社)

按莫迪當局的計劃,他在9月下旬推行的《2020農產品貿易和商業法案》、《2020農民價格保證協議和農業服務法案》和《2020基本商品修訂法案》三項農業法本是有實際意義的,它們可以推動農業補貼改革,藉農業產業化增加糧食和經濟作物產量,進而給效率更高的大資本、大財閥入場做好準備。

遺憾的是,由於印度小農群體生產水平普遍偏弱,在大資本面前議價能力有限,這才使得印度農民在反對黨團支持下,拒絕資本勢力入場,並要求當局明確規定「特定農產品最低保證價格」(MSP)。到11月,隨着印度當局制定的春、秋季作物價格遠低於各地預期,這使得從6月開始的小規模民變逐漸演變成全國性質的衝突。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莫迪在11月30日於瓦拉納西就農民示威的講話可能無法解決當前的任何問題。莫迪一再強調此次風波是「反對黨誤導農民」、「反對派散佈謊言謠言」所致,還強調其麾下農業機構確定了「比加權平均生產成本高50%」的MSP新標準,但莫迪當局並未解釋其「加權平均生產成本」的計算標準到底是什麼。加之莫迪還特別強調「引入了新的農業法律,以使農民受益」,這使得示威者和新德里當局之間的矛盾短時間內恐難調和。

不過,考慮到參與示威的數十萬印度農民的訴求並非抗命或造反,很多人是戴着寫有「Jai Jawan Jai Kisan」(士兵萬歲,農民萬歲)這一愛國口號的紙筒帽子,打着印度國旗走上街頭,只是希望新德里當局能在災荒之年給予一些實際幫助,這就讓莫迪與示威者之間存在另一種和解的可能。

莫迪固然在排燈節和此後的眾神之光節期間出盡風頭,但他的表現已經讓新德里的觀察家們有些失望了。([email protected] Modi)

如若莫迪能繼續調撥其為1.2億耕地不足兩公頃的小農每年發放6,000盧比(約合87美元)的「PM Kisan」補貼,進而有效調動其「PM Care」基金用於新冠賑災,並切實落實其貧民糧食配給方案,或許,此次聲勢浩大的風波便有望呈現一點平復的可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