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 评 周 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 – 澳洲华人网媒

优秀华裔青年踊跃参与澳洲社区的政治互动

华人也是可以参与政治生活的

David Moor

麦世英是有史记载的第一位定居在澳大利亚的华人,他于1818年抵达澳洲的帕拉马塔镇,先是以做木匠为业,然后是开了小旅馆,并娶了当地一位女子为妻,他的后裔以shaiying这一姓氏分散到澳洲各地。
 
自从1851年在澳洲发现了大量的金矿,就在澳洲泛起了一股淘金热,这股淘金热前后持续了将近10年。随着这股淘金热,也有数以万计的华人涌进了澳洲的金矿所在地。由于来澳洲的华人掌握了欧洲人不熟悉的“湿法洗金”技术,华人淘金的总量一度高达同一时期的淘金总量的一半左右,加上华人都是省吃俭用,比欧洲来的淘金工人更容易积累财富,这些引起了欧洲来的淘金工人嫉妒和愤恨。
 
欧洲来的淘金工人组织了“矿工联盟”来保护他们的权益,他们要求殖民地当局颁布法令限制华人登陆,对已经登陆的华人增收高额人头税,并群体聚集对华人矿工进行殴打甚至屠杀,焚烧捣毁华人矿工的营地。当时的六个殖民地当局在1888年先后颁布有关法令“严禁华人入境”,并在1901年澳洲组成联邦的时候在宪法架构下制定“白澳政策”。
 
在澳洲生活的华人遭受多重打压,被限制拥有自己的物业以及其他多种权力,更不用说参与政治事务。
 
1972年,中澳正式建交。1973年, “白澳政策” 废除。从此以后,在澳洲的华人数量逐步增加,根据澳大利亚2018年的人口调查数据,澳洲华人数量达到120万人,占澳洲总人口的5.6%。根据澳大利亚华人总工会于2018年发布的《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发展报告2018》,居住在澳大利亚的华人从人口结构,教育程度,就业以及投资置业等方面都高于澳大利亚的平均水平,但是,唯一远远低于平均水平的是参政人数和程度。
华人没有政治话语权,没有政治权利,没有政治力量,华人的声音发不出来,权益得不到保障,没有人为他们发声。
由于没有政治话语权力量,华人群体在老外眼中,是出了名的好说话只会闷头赚钱,不搞暴力反抗,不游行,不示威,澳洲社会觉得华人群体就是个多金的软柿子。
由于政治地位偏低,澳洲政府会出现漠视华裔社区的情况,推行政策时候很少有顾及华裔社区需求诉求的时候,甚至会时常打压。
2002 年,新州州长的太太去某个中餐馆吃饭,因为对味精敏感发病,州长突然宣布所有使用味精的餐馆必须要贴出警告标语,违例者会被罚款 2750 元。这项政策的推出,并没有按照常规的程序事先咨询各个有关方面,尤其是华人社区。
即使华人社区做出很大的成绩,很多时候也得不到重视。
   
归根到底,还是缺乏影响力。
   
华人一直缺席澳洲政界,全国也没有有影响力的华人组织,这让澳洲华人失去了利益发声的代表,电视报纸新闻几乎很少出现为华人说话的时候。   
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呢?
《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发展报告2018》通过一系列的数据和资料做了一些调查和分析,得出的结论如下:
1.构成的复杂性:澳洲的华人来源复杂而多样化,有早期淘金潮年代幸存下来的华人后裔,也有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循着吉隆坡计划来的马来西亚,新加坡华人留学生,也有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越南来的难民,八十年代香港,台湾的移民,以及改开后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技术移民以及投资移民,这些来源的差异导致他们相互之间缺乏一种真正的族群认同,相互之间也很少来往,这样一来,从整体来说,华人社区呈现的涣散的状态。
    
2.政治意识的缺失:拿中国大陆第一代移民来说。他们大多出自浙闽粤等中国沿海地区,这些地方常年远离中原政治中心。让他们没有太多的政治意识感。而且他们语言能力差,不熟悉国外政治制度,更不愿融入到澳洲生活体系中去,普遍对政治不关心,他们关心最多的是自己的利益,能赚钱能得利就行,政治,太麻烦了,不关我事。他们有自己的熟人小圈子,有自己的盈利舒适圈,所以对其他不关心,甚至对华人利益有重大影响的公共政策的制定他们也缺少参与。更多的华人移民忙于生存生计,更是不愿意参与政治。 
     
3.乡土文化的误导:中国的传统文化往往是把祖籍地作为自己的家乡,讲究的是衣锦还乡,叶落归根,在海外移民更多是持客居心态,这些心态限制了华人社区参与本地公共事务的积极性。
4.主体意识的缺失:由于澳大利亚处于整个安格鲁萨克逊的大文化圈里,假如某个社区缺乏主体意识,就很容易被边缘化,既不敢主动融入主流社会,也不能正面对抗某些种族偏见,更不用说敢于参与政治发出自己社区的声音。
针对这一状况,《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发展报告2018》提出了一系列相应政策,归根结缔为一条,就是整个华人社区要从宗教文化等各个方面意识到只有积极参与本地公共事务才有可能让华人社区扎根于本地社会,并且积极鼓励和支持华人社区优秀青年参与澳洲的本地公共事务,而澳大利亚的多元文化主义已经给澳洲华人提供了这一根本条件,我们澳洲华人要自己去积极争取。
本着这一宗旨,澳大利亚华人总工会于2012年在新南威尔士州正式成立,迄今已经九年了。自成立的第一天,就按照“在澳大利亚华人社区推广和践行自由贸易政策,多元文化政策,合作政策以及积极的社会福利政策”的宗旨和使命进行了一系列社会实践和活动,根据性质和意义作如下总结和归类。
青年领袖训练营及其他培训活动。澳大利亚华人总工会从2014年开始,每年举办一到两期青年领袖训练营,通过与各个大学有关学生社团,行业组织以及有关新闻媒体的合作,每期招募一批优秀华裔青年代表参加青年领袖训练营,邀请国会议员,社区领导人以及有关行业精英做导师,对参与者进行公共参与意识,社区组织的运营以及有关行业前沿知识的培训,帮助华裔社区优秀青年树立政治参与意识,领导力以及有关职业技能的提高,迄今已经九年了,一大批优秀华裔青年在各个行业以及公共服务领域取得卓越成就。与此同时,我们也不定期联合包括公平交易厅,多元文化厅,移民局,公平工作署等政府机构以及各级议会在华裔社区举办各类讲座,帮助华人社区掌握有关法律法规维护自身合理权益。我们于2021年3月开办了国际工运讲习所,培训工会积极分子,为各个行业工会输送华人工会干部;第一期干部速成班在五一国际劳动节顺利毕业。
(图为澳大利亚华人总工会主编的《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发展报告2018》和《澳洲排华政策的历史终结》书籍)
出版,宣讲活动及媒体。澳大利亚华人总工会于2014年创办了机关刊物–《亚太人文》,通过该刊物,我们在华人社区宣传贯彻澳大利亚的多元文化政策并宣传报道华人社区的有关人物和事件。在2016年,继历史上第一次公祭澳洲淘金潮华人死难者大会之后,为了总结历史,展望未来,我们出版了《澳洲排华政策的历史终结》,并捐赠给澳洲国立图书馆以及各个州图书馆,社区图书馆,大学图书馆以及广大社区组织等有关机构,也赠送给参与写稿的澳洲国会议员以及相关学者和社区领导人,包括北京图书馆,中山图书馆,复旦大学,中山大学等在内的著名图书馆也都接受了我们的捐赠并收藏上架;并举办一系列宣讲活动,宣传该书的理念—坚持多元文化主义,积极参与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维护海外华人自由平等的发展权利。在2018年。在2018年,作为对华人定居澳大利亚200周年的纪念,澳大利亚华人总工会组织编写了《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发展报告2018》. 该蓝皮书一共有398页将近50万字,主体部分由四个部分组成,分别是总报告,调查报告,社区研究和大事记,由13个分课题对澳大利亚华人社区的家庭构成,教育,就业,投资置业,婚姻,养老,公共卫生,多元文化以及社区生活等各方面进行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彻底全面的研究和分析,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社会价值;为了给澳大利亚有关政策制定者,研究人员以及其他有关方面提供澳大利亚华人社区的全面而准确的数据和资料进而施加积极影响,我们给澳大利亚国会议员,外交外贸部以及包括澳大利亚国会图书馆,国立图书馆以及中澳将近2000所大学图书馆在内的有关机构和个人赠送了这本蓝皮书,并在华人社区广泛开展了宣讲活动。除此之外,我们还在微信,微博,油管以及其他社交媒体注册了澳大利亚华人总工会的账号和频道,积极宣传我们的理念。
公祭及纪念碑的树立。我们在2015年3月21日(澳大利亚和谐日暨联合国反种族歧视日),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大楼大礼堂举办有史以来第一次的澳洲淘金潮华人死难者公祭大会,得到澳中政府,澳洲矿业总工会,以及众多华人宗教和社区机构的广泛支持;在2016年10月9号(中国的重阳节),我们在澳大利亚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六福(Rookwood)公墓树立了史无前例的澳洲淘金潮华人死难者纪念碑,并邀请国内高僧带领僧团以及澳洲国会议员,工会领导人以及其他社区领导人及华裔社区各界代表等200多人举办盛大超度揭幕仪式。我们还先后在2017年,2018年的重阳节分别举行了大规模的纪念碑周年祭,在往后的年份的清明节,我们都派代表对纪念碑进行祭奠。
 
反种族歧视以及其他相关的游行示威活动。我们积极参加每次跟反种族歧视有关的游行示威活动,分别是2014年针对帕尔默的反华言行的游行示威活动,2015年和2016年连续参加了反对修改反种族歧视法第18条的游行示威活动,在2019年10月澳大利亚劳动节期间联合其他工会在悉尼组织了游行示威活动并表达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的庆祝,2020年6月在悉尼参加了声援美国黑人佛洛依德以及全球有色人种的游行示威活动。并于2021年4月10日,我们还联合全球160多个国家200多个华人社团发起了全球反种族歧视活动。2021年4月3号发文声援美东反种族歧视大游行,在2021年4月4日(清明节)的时候,特派本会国际工运讲习所第一期学员到悉尼六福公墓“澳洲淘金潮华人死难者纪念碑”举行祭奠仪式并对美东华人反种族歧视大游行表示声援,并于2021年4月10日联合全球142个国家将近2000多个华人社团代表发表联合声明进一步声援美国亚裔。2021年4月24日联合其他左翼工会及社区组织在悉尼举行了反种族歧视集会。我们也积极参加新洲工会组织的五一国际大游行。
多元文化活动。从2014年以来,我们每年都派出文艺团队积极参悉尼市政府以及其他地方政府举办的中国新年庆典活动,同时,我们也邀邀请华人社区其他文艺团体一起来举办五一劳动节文艺汇演,每次大型宣讲活动也会举办相应的文艺汇演。我们也积极组织参与南天寺,灵岩山寺等宗教场所的活动。
 
华裔卡及其他便民服务。在2016年2月10日开始启动收集网上签名要求普惠华裔卡的活动,得到众多媒体以及广大华人社团的支持,有将近30000人关注和支持,也得到中国政协有关常委的支持,该常委在两会期间正式提案要求国家给予海外华人普惠华裔卡甚至更进一步要求承认双重国籍,国家对此提案高度重视,在2016年10月要求相关部门讨论试行方案,在2017年8月广东和上海首先试行五年的临时华裔卡,并于2018年全国实行五年临时华裔卡,得到广大海外华人的欢迎和支持。我们还在澳洲组织志愿者探访慰问老年人,帮助老年人填写有关表格等其他社区便民服务。
 
政治参与。我们通过青年领袖训练营培训了大批优秀华裔青年,他们积极参与了本地的各项社会公共活动;也通过为各级选举组织志愿者的方式,让华裔社区融入本地的公共生活。
 
与澳洲其他工会及社区组织等社会各界的相互合作与互动。从澳大利亚华人总工会成立的第一天,就得到澳洲建筑业总工会,澳洲制造业总工会,澳洲运输业总工会,澳洲矿业总工会以及其他工会组织的支持和帮助,我们也与澳洲本地的工会组织开展积极的合作与互动;我们也与悉尼联盟,昆士兰联盟,澳洲费边社,以及包括基督教会,天主教会在内的有关机构和组织建立了良好的合作与互动关系;我们也与澳洲本地广大的华裔社区组织建立并保持了长久的合作与互动关系,包括各类同乡会,商会,诗词协会,文艺团体,佛教会以及道教会等各个层面的团体和组织。
我们坚信:澳洲的华人是可以参与澳洲的政治事务的,而且一定会很好地参与澳洲的公共事务,为澳洲的蓬勃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文章来源|David Moor(澳洲华人服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