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 评 周 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 华人第一评论网站

烏克蘭戰火不熄的興奮劑

烏戰烽火不熄,因為它成為西方內部政治的興奮劑,牽涉巨大的利益鏈條。美國軍工企業股票飆升,除了肩射導彈與無人機外,還包括一些「認知作戰」的媒體大數據操控,利潤豐厚。

烏克蘭的戰火無法短期內熄滅,勢將進入持久戰,在短期內看不到結束的可能。這成為大國政治的一個死結,因為背後有太多的利益糾纏,一旦戰爭偃旗息鼓,就會動到很多人的奶酪,損害了很多人的利益。

最新的發展就是西方領袖紛紛訪問基輔,從歐盟領袖、德國前防長馮德萊恩到英國首相約翰遜,都飛往這個俄軍剛剛撤退後的烏克蘭首都與總統澤連斯基會談。西方的軍火也源源不斷的送達。眼下的戰況,轉移到烏克蘭東部,俄軍與烏克蘭部隊勢將爆發一場大戰,決定烏戰的未來。

烏戰成為西方內部政治的一個興奮劑,牽涉龐大的利益鏈條。美國的軍工企業在這次戰爭中,股票飆升成為龐大利潤的來源。烏克蘭軍隊所使用的肩射導彈、無人機等,都在對付俄軍的坦克時展示奇效,也使得這些軍工企業名聲大振,名利兼收。

深入調查發現,美國的軍工企業還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武器」,就是專門從事「認知作戰」的大數據操控。如雷多斯(Leidos)公司,專門做媒體「第四權」網絡優化計劃,獲得美國當局的巨額合同。另一家公司CACI從事網絡安全,獲得美國國防的合同。它們的股票最近也水漲船高,顯示烏戰帶來龐大利潤。

這其實只是冰山一角,當年美國總統艾森豪就警告說,美國政治會被「軍工綜合體」(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所控制。這位二戰時領導盟軍登陸諾曼第的統帥,曉得戰爭機器背後的銀彈,是威力強大的無形的砲火,會毀掉一個國家,甚至毀滅世界。所以他語重心長的警告,美國的外交政策不要被軍工企業所綁架。

但在艾森豪去世後的大半個世紀,美國政治已經徹底被金權政治所綁架。由於大法官的判決,美國政治的選舉獻金沒有上限,今天美國要選一個議員,經費都是數以億計的美元。這都依仗背後的金主,而一旦當選,政客就要還政治債,要將很多的好處回報給金主。這形成了大財團與特殊的利益團體成為政治的幕後主人,而軍工企業的政治獻金更是關鍵,結果議員與總統往往只是金主的工具與傀儡而已。

拜登今年中期選舉,本來就不看好,但如今他靠烏戰的勢頭,期望可以獲得更多民意的支持,將內部種種問題「外部化」(Externalization),也就是一切都歸罪普京,說他是罪惡的淵藪,是一切痛苦的來源。在一個民粹政治的氛圍中,這一招已經成為政客的標準動作。民主黨的論述就是激發社會內部的反俄意識,並且將矛頭指向共和黨,指出特朗普政府與普京多年以來勾結,處處為普京緩頰與說項,只有靠拜登出馬,才可以頂住俄羅斯侵犯烏克蘭的邪惡力量。

這也是特朗普政府的軟肋。僅僅是兩年多前,特朗普任內還強調北約早就應該解散,認為這簡直是浪費了美國納稅人的錢,這說法也獲得法國總統馬克龍的肯定,說北約早就「腦死」。如今北約成為歐洲反俄羅斯的靈魂,呼喚歐洲人民對抗外敵入侵,喚起了二戰納粹德國鐵蹄蹂躪歐洲的記憶;普京被喻為希特勒,是一個惡魔,要全球封殺制裁。

歐洲一些國家也搭上烏戰的戰車,開往選舉的驛站。馬克龍也在選戰中展現他參與斡旋烏戰的努力。但他的對手勒龐卻指出他在浪費法國的資源,徒勞無功,

不過,關鍵還在於美國的地緣政治大棋局,要借烏戰將俄羅斯掏空,讓俄羅斯陷入戰爭的泥淖,難以自拔。

但這樣的算盤卻不見得打響。因為俄羅斯面對西方的制裁,一報還一報,要求所有「敵對國家」購買俄羅斯能源產品時都要使用盧布支付,不能再用美元與歐元。由於歐洲的天然氣、石油都高度依賴俄羅斯,一旦全面棄用,就會使得內部通貨膨脹飈升。現在歐美諸國的商品價格已經不斷上升,百姓苦不堪言。事實上,俄羅斯還沒動用它的殺手鐧,因為全球的貴金屬與糧食,不少都來自俄羅斯,若俄國進一步要求全部用盧布,則歐洲國家很難不俯首稱臣。怪不得近日盧布匯價已經飆升,超過戰前的水平,反映了市場的剛需。

事實上,西方的石油公司也被揭發巧立名目,秘購俄羅斯石油,摻雜到其他品牌,在制裁聲中賺取龐大的利潤。殼牌石油公司的操作,引起了全球關注。但不少國家都認為,為了自己的國家利益與企業利益,政治不要干預市場。就正如波士頓馬拉松要杯葛俄羅斯與白俄羅斯的選手,為人詬病,指出這是無限上綱,不得人心。

更不得人心是美國政治的決定背後,被軍工企業的特殊利益所左右,烏戰變成一場發戰爭財的機會。可憐烏克蘭人民成為受害者。怪不得軍火商被罵是「死亡商人」,在死亡痛苦中收割暴利,逃不過人民雪亮的眼睛與歷史的審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