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 评 周 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 华人评论网媒

土耳其中俄合作 欧亚南路大转变

最近,俄罗斯与土耳其协议,在土耳其利用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管道(俗称土溪),建构成俄罗斯天然气供应欧洲的枢纽,以此替代原来乌克兰的作用,也顶替北溪俄罗斯与德国原来规划的输欧天然气主通道和对欧洲的分销中心系统。这是乌克兰战争引发出来俄欧经贸关系,乃至欧洲能源安全体系的巨大转变。
土耳其是北约国家,但不入欧盟,在欧洲特立独行,不听美国指挥,也不与欧盟、北约协同,然而其地缘战略地位重要,一是土耳其政府一直以承继鄂图曼帝国自许,也自封为突厥民族的领导者,因而在东欧、中东、北非以至中亚都坚持政治介入,不惜军力参与,例如敍利亚、伊拉克的战场上对库尔德族武装的敌对,在利比亚内战中直接介入等,其泛突厥主张更煽动中亚至中国西北的民族纠纷。因历史关系,它以一个中等国家的实力,却有强大的军力和广泛的地区政治影响。
二是土耳其连接欧亚,也毗邻南欧、北非,是四通之地,与国际政治冲突最大的地区──巴尔干半岛、中东近在咫尺。这些地区的政治影响土耳其,也容易让土耳其的影响以各种方法(宗教、种族等)渗透入当地的政治斗争中,因而土耳其的发展左右欧亚连接区域的安危演变,近百年来,即使积弱亦不减其战略重要性,此所以北约要拉拢土耳其,也因其不易驯服,美国要用政变推翻现总统埃尔多安的政府,可惜失败。
土耳其也坚持本国利益,与各大国的交往以利益为先,不讲究道义,成为欧亚大国关系中的不稳定因素。俄罗斯与土耳其亦只是利害关系的合作,本来土溪管道不是俄罗斯首选,而是在美国等多方拦阻下妥协出来的结果。今次俄土合作,不过是俄罗斯失去乌克兰和德国通道之后的备选项目,落实之后,即使乌克兰战争结束,俄德再度合作,土耳其在东南欧已可巩固市场力量。
在经济方面,中国是土耳其第一进口来源,2021年进口大增43%。乌克兰战争爆发后,不少中欧班列转往土耳其,中国与欧盟都参与其境内高铁建设,土耳其积极争取成为中欧班列的主要过境枢纽。最近,土耳其与塞尔维亚、匈牙利和保加利亚组成四方协作委员会,推动中欧货运。土耳其积极与中俄合作,利用乌克兰战争带来的时机。
撰文: 陈文鸿 (香港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