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 评 周 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 华人评论网媒

坦言集:大國角力

中國援俄,其實不用如美國、西方援烏那樣供應軍備,中國只需做的是正常的貿易和融資。一是供應國防工業生產所需的機器、零部件、物料,讓俄羅斯的企業去組裝生產。中國可提供貿易融資和豁免關稅,這與美國給烏克蘭武器的長期租賃方法不同,純屬貿易融資,不是長期貸款,也不涉及提供整件武器。
二是中國可與俄羅斯本幣互換,用人民幣換來盧布,只是外匯交易,不涉及貿易或融資。中國取得盧布可支付從俄羅斯的進口,包括能源、木材、礦產、海魚等。俄羅斯取得人民幣,便往伊朗、北韓支付進口武器的費用,包括北韓的火炮彈藥、伊朗的無人飛機。北韓與伊朗取得人民幣後,也可以向中國進口各種物資。中俄做法是擴大人民幣與盧布的發行和跨境流通,這樣不涉西方外幣,不用經美國主導的SWIFT體系,免受制裁,也形成更大範圍的人民幣與盧布國際流通、結算的作用,推動非美國控制的SWIFT的中俄伊系統的發展。
三是中國投資俄羅斯國防工業產業鏈上游企業,注入資金、人才與技術,提升與擴大俄羅斯國防工業的產能和成效。各種武器,包括導彈等,都有龐大的組部件數目,絕大部分屬民用,為了即時產生作用,中國投資俄境的企業以加工為主,背後是中國國防工業裏有不少俄羅斯標準與制式的經驗和生產能力。轉移機器、人才與資金,可短期形成龐大的生產力,彌補俄羅斯現有生產的缺口。
以上的例子並不是中國軍援俄羅斯,與美國、西方各國赤裸裸的軍援不同。中俄是全面戰略協作夥伴,工業貿易合作理應加強。至於美國等的制裁,即使中國不作任何舉動,也動輒會被制裁,中國應已有應付制裁之法,毋須驚慌。
外交部長秦剛說中國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國。這樣的外交口號屬套話。美國為首的西方處處違反,中國不可能作永久的中立國,如瑞士已放棄中立,永久中立的土庫曼則與中國共建命運共同體,命運共同體亦是結盟的另一形式。現在已不是上世紀50年代中共初建國之時,在蘇聯瓦解後,帝國主義的壓迫更為惡劣和嚴重,中國對美國可據理力爭,曉以大義,卻不能迷信西方製造出來的虛假道理,自縛手腳,犧牲國家利益。
中國參與的是大國角力,應有大國角力的智慧和魄力。

撰文: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香港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