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辣评周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华人中文评论

二年内武统台湾 三个面向剖析可能性

【焦点分析】近期,美国国会媒体《Roll Call》报导,于2月18日审查美国威慑政策,以防止中国大陆对台发动攻击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上,史丹佛大学研究中国大陆军事政策学者梅慧琳(Oriana Skylar Mastro)指出,如今美国在两岸问题上的军事威慑力,可说是自韩战以来最弱的时刻。她还说,有中国大陆解放军人士对她透露,“中国军方有能力在一至二年内完成武统台湾这个目标。”

此“二年内武统论”,又在台湾政军界掀起一股讨论风,不信者嗤之以鼻,信者则言之凿凿。究竟由目前的美、中相互威慑政策来看,武统台湾是否是一个合理的选项?则必须从“美国是否介入、有无介入能力与意志”和“台湾自身准备如何?是否有能力威慑武统行动?”以及解放军是否具备能力等三个层面来看。

而解放军是否具备能力此项?目前看来最是最简单的解答。相当明显,解放军正在有计划、持续性地验证实战战术,从去年年中开始至今,几乎天天不间断地在台湾西南空域演练空对空、空对潜、空对面、空对海的攻击科目,机型、架次、批量都不断创下纪录,对台湾的空中、水面以及水下的侦防负担具有相当挑战,解放军持续性的不间断演练相关战术,除了麻痹台湾军事准备外,也针对美军在台湾周边的“介入”动作,进行相当明显的准备以及反制战术的研发与演练,在不动用核武的状态下,解放军的实战演练次数累积起来已相当惊人。

而美国的威慑力方面,既然已经被学者评价为“韩战以来史上最低”的时刻,那么要阻止入侵台湾,对美国而言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而不明朗。而台湾内部公认史上最“友台”的前总统特朗普,虽然在公开层面对台美关系作足了公关动作,但是实质意义有限。特朗普任内虽然创下11度对台军售的新高纪录,但是这批价格高昂的武器系统,要能形成有效战力,恐怕非这一、二年间能够成事。

更惊险的,是特朗普主张“孤立主义、美国优先”政策,排斥结盟以及负担盟邦责任,并且数度与盟邦领袖恶言相向,此举恰好成为削弱美国威慑力的主因。学者也指出,“美国未能建立一个强而有力的联盟,来对抗北京对周边地区的活动,导致北京方面认为动武的好处越来越多。”

既然北京与华盛顿间的互动,目前看来对武统台湾并无太多阻碍,且问题复杂难解,拜登新政府的印太战略政策是否有别于前政府?目前难以得出结论,且所有新政策都未定位,民主党新政府目前主要要务,是因应美国境内死亡高达50万人以上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惨剧,以及如何振兴美国经济等问题,而与中国大陆间的关系,在缓慢地往平和口吻的对话中,也可以看出美国印太战略政策,未来可能的调整方向。美国在经济无法振兴之时,是否有足够财力因应印太战略的围堵对抗性质,目前颇受质疑。

以美国空军与海军近期的预算问题来看,空军已经要求要研制一种便宜、不具备完美匿踪性质的5-代廉价战机,来取代庞大的F-16战机机队。而美国海军的超级航母政策,正在被小型航母新愿景所挑战,且美国海军已经不具备操作高昂价格的LCS沿岸战斗舰的预算能力,只能将此舰持续退役,并且临时加造科技水平较低、但能批量生产的星座级联合打击巡防舰,但是要形成有效战力,也是2026年以后的事情。而空军在决定新式廉价战机的计画后,要形成战力,则目标放在2030年以后,对于近一、二年的美国军力,并无明显帮助。

最后则是台湾方面的准备,究竟如何?众所周知,台湾民进党政府,刚刚在农历年后,调整国安团队人事布局,此人事布局的政治较劲与酬庸意味浓厚,不具备太多开创性、积极应对挑战的实质意义。即使人事经过调整,蔡英文政府对于美台关系未来的远景,目前可能依旧无法确切得知分寸,只能借着不断地大内宣、自我壮胆式的新闻炒作,来安定社会民心。但是,实质上的军事准备与部署,是否已经准备好了?

从特朗普对台11项大型军售,总价4,000亿台币(约186亿美金),几乎等于台湾一年半多的国防预算总额。要吃掉这笔天价军售,台湾可能要等到2026年之后,才有余裕思考其余的军事采购计画,而这批大型军售,是否会在拜登政府任内被推翻?也并非没有往例。

例如项目敏感的攻击性武器,如射程超过300公里的AGM-84K(空射型增程距外陆攻导弹SLAM-ER)和ATACMS陆军战术导弹系统等,是否已经违反《台湾关系法》的相关条文承诺?拜登政府是否会检讨?变数依旧存在。即使原案继续推动,这批武器在美国境内肺炎疫情持续升高之下,台湾方面赴美谈判、训练、验证与采购的程序,将会相当地遭到延宕,可能在2026年之前都得不到实质应用与战力。

也由于变数仍大,台军方面近期开始强调自研自产的能力、攻击性长程导弹系统的成军与实弹射击,以及台湾全岛、加上澎湖、金马外岛的持续性实兵实战演练,已经让人嗅出不同的气味。尤其针对澎湖的局势,台军在2020年持续加强部署,除了固定部署台南空军第一战术战斗机联队的IDF战机与万剑遥攻械弹等攻击性武器,于马公机场待命外,澎湖的防空导弹系统也持续更新,成为台海中线的战略首要目标。故解放军将迅速解决澎湖问题,近期也成为台湾政军界议论的焦点。

除此之外,对于解放军对台的闪电特攻作战,台军正在试图因应准备,但依旧沈浮于不得法的尴尬中。众所周知,闪电特攻斩首战,是解放军在攻台对策中,绝对无法避免使用的战术,务必在国际力量介入前,瘫痪台湾的指挥阶层链路。而台军的松山机场、衡山指挥所等地,安排的卫戌兵力脆弱,自不可怠言。而负责护卫台北政军经区的海军陆战队66旅,也无机动作战能力,无法在危机时第一时间赶赴台北市区政军经中心。

而唯一负责即时护卫的国安局特勤中心,以及宪兵202指挥部等武装部队,则并不拥有足以与解放军特种部队对抗的中、重型火力,而台湾各特种部队,其人数与装备也不足以抵挡在瘫痪台湾海、空防、取得局部空优后,接续从空运紧急运送而来的解放军特种部队,故整个台湾最高层三军统帅系统的安全性,目前看来是无解问题,台湾国安高层团队再怎么换人瓜代,对此难题也一直无人提出解答。

二年内武统台湾,虽可能是美国政界,试图在目前暂成真空状态的威慑政策中,题点华府高层、甚至对外运作外宣的一种动作。但是观其可行性,在华府真空、台北准备无章法,以及北京势在必得的优势中,似乎慢慢也朝向成真的路线走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