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辣评周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华人中文评论

拜登或已拒绝蔡英文通话请求

【时事分析】台湾蔡英文政府驻美代表萧美琴11月15发推称和美国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的外交顾问布林肯(Antony Blinken)通了电话。从她的推文和事后蔡英文政府的说法看,此举主要还是祝贺拜登当选,强调所谓的台美共有的价值观和关系紧密之类的陈词滥调。而这种“祝福”或意愿之前台湾蔡英文已经通过转推拜登推文的方式有所表示,此次萧美琴再次传达这一信息也是为日后同拜登政府打交道提前探路。

但萧美琴的首要目的并非如此。作为蔡英文政府在美代表,萧美琴实际上最希望促成“拜蔡通话”。因为英、法、德、加等国领导人发推祝贺拜登后,都纷纷和拜登通了电话。蔡英文转推拜登推文后,也寄望能够和拜登通话。但拜登毕竟不是特朗普(Donald Trump)那样的政治素人,懂得这类通话的政治敏感性,不可能给予台湾这样的机会。

2016年特朗普当选后和蔡英文的通话,完全是因为他和他的团队不了解台湾问题的敏感性。按照特朗普胜选的逻辑,凡是来电,他都会接听,更何况是“贺电”,他自觉没有理由不接。但上台后,特朗普根本不关心台湾。在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的书中,台湾就被特朗普比作笔尖,而中国大陆则有椭圆形办公室总统办公桌那么大。

和特朗普不同,拜登深谙台湾议题在中美关系中的敏感性,不会接听此类不对等的来电;拜登身边的幕僚大多是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的智囊,更了解台湾问题的敏感性。布林肯作为核心智囊之一,必须把好这一关,避免新政府就职后和中国打交道时徒增麻烦。

布林肯目前身份是“当选总统拜登的外交政策顾问”,尚不具备官方头衔,实际意义不大。即便拜登上台后,布林肯无论是国安顾问,还是国务卿,手法上都会和特朗普政府切割。即便国会迫使拜登政府对华强硬,继续借一系列特朗普时期通过的涉台法律施压拜登政府,美台沟通也不会抵达拜登这个层级。

在特朗普阻碍拜登过渡团队接权、截断外部发给拜登贺电的情况下,台湾当局方面肯定是单方面和拜登团队联系。他们此时寻求和拜登通话,本身就是一种对两岸关系的挑衅。拜登及布林肯等人深知其中的风险。

从某种意义上说,萧美琴这次发推也能说明,拜登实际上已拒绝了蔡英文的通话请求。这一点,拜登要和特朗普切割。

拜登担任副总统期间曾和中国领导人密切交往:

2011年8月19日,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见到访的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Getty)
2011年8月18日,时任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见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Reuters)
2012年2月17日,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与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在美国洛杉矶共同参观国际研究学习中心。(Reuters)
2015年9月2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和时任国务卿克里在国务院联合举行的欢迎午宴。(Reuters)
2015年9月25日,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国务院出席宴会。(Getty)
习近平夫人彭丽媛也出席了这场午宴。(Reuters)
2017年1月1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瑞士达沃斯会见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这也是两人目前最后一次的会面。(新华社)

最重要的是,拜登上台后,首要任务也是抗疫、提振经济,外交主要以修复为主。对于台湾问题,特朗普即便留下烂摊子,比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打破传统的做法,也是拜登需要修复的范畴,至多可能是回归传统的做法,避免让台湾政府有绑架美国的可乘之机。

而且,从拜登过往立场来看,他反对台湾独立,更反对和中国军事冲突,最反对美国在海外陷入战争泥潭。

从拜登过渡团队公布的内容来看,拜登方面也不想给予别人胡乱发挥的空间。比如,日本首相菅义伟和拜登通话后,强调日美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岛,而拜登方面对此则比较低调,公开声明中并未提及钓鱼岛。

台湾亦然。民主党主政时期,布林肯这些人可能会强调所谓的价值观外交,让台湾有所遐想。但在骨子里,他们其实不愿意放纵台独。包括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周围的幕僚,此次都有可能进入拜登政府任职。他们当中就有人考虑过放弃台湾。

在邮件门事件被曝光的邮件中,希拉里曾对“抛弃台湾”(Ditch Taiwan)的这种说法很感兴趣。当时是她的政策顾问苏利文 (Jake Sullivan)将一份有关“抛弃台湾”的文章发给希拉里。希拉里当时回复说:已阅,很聪明的想法,我们讨论讨论(I saw it and thought it was so clever. Let’s discuss.)。

奥巴马执政时期,苏利文是希拉里的贴身顾问,后来当了拜登的国安顾问。他和布林肯都有可能在拜登政府国安会担任要职,属于关键职位的竞争对手。

虽然美国一些学者认为,美国对台政策不太可能回到过去民主党政府时代。但拜登凭借和中国领导人私人关系,或者基于他对中国领导层的认识,必然会对中美关系进行调整、修正,在这个过程中,台湾不会有话语权。这种事情,还是中美大国博弈说了算。

(D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