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辣评周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华人中文评论

美元霸权开始衰微 全球形成去美元化趋势

【焦点分析】4月26日,俄罗斯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俄罗斯出口结算中美元占比录得48.3%,有史以来首次跌破50%。其中,美元使用的大幅减少主要来自俄罗斯与中国的贸易,目前超过80%的俄中贸易是用欧元进行的。

其实,俄罗斯减少美元结算只是全球去美元化的冰山一角。由于美国滥用美元霸权,各国对美元和美元体系的信任正在不断下降。

维护金融安全 各国加紧去美元化

对于俄罗斯、中国、欧盟等国家和地区而言,去美元化是维护自身金融安全的一部分。

近年来,美国动用金融制裁和经济手段打击对手的情况愈发频繁,俄罗斯、土耳其深受其害,本国经济和金融体系均一度陷入动荡。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加大对伊朗的金融制裁后,即便是欧盟也难以绕过美国设置的金融障碍继续维护伊核协议。

美国的金融制裁之所以拥有如此巨大的威力,主要是因为二战后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由美国牵头建立,美国掌握着全球金融基础设施,而且美元在国际结算体系中的地位无可替代。美国前财政部长鲍尔森(Henry Paulson)曾言,美国能够有效地使用(金融手段)是因为美国是全球金融体系的关键轴心,美国是全世界的银行家。

从金融制裁的方式来看,国际支付结算体系是美国实施金融制裁的重要载体。美国管控下的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CHIPS)是全球最大的美元支付结算系统,承担全球95%以上的银行同业美元支付结算业务和90%以上的外汇交易清算。可以说,只要是使用美元进行支付结算,几乎都要用到美国的金融基础设施。

此外,美国对环球银行间金融电讯协会(SWIFT)的影响力极大。SWIFT负责全球跨境支付结算的报文服务,是全球贸易和跨境金融服务的核心。SWIFT虽然是一家位于欧洲的独立金融机构,但是因其依附于美元全球结算体系,且需要遵守各国法律,因此常常成为美国实施金融制裁的帮凶。

因此,为了减少对美元和美元体系的依赖,各国一方面减少美元储备,另一方面开始打造控制在自己手中的跨境结算支付系统。

虽然美元在国际货币储备中的地位仍然无人能够替代,但是部分国家还是在尽可能增加欧元、黄金甚至人民币储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占比正在不断下降。截至2020年四季度,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份额已经从2000年的71%左右下降至59.02%,创下1995年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

此外,为了从根本上免疫美国的金融制裁,俄罗斯、中国、欧盟开发的跨境结算支付系统均已投入使用。俄罗斯的金融信息传输系统(SPFS)目前已经与近400家银行展开合作;中国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目前有44家银行直接参与,有1119家银行间接参与;欧盟的贸易交流支持工具(INSTEX)已经在2020年3月31日完成第一笔与伊朗的交易。

美元信用遭质疑 美债吸引力下降

事实上,不只是各国政府在推动去美元化,资本市场也在自发去美元化。这主要是由于美元持续超发,且美国财政收支长年入不敷出,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无法为美元提供信用背书。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政府通过印钞刺激经济,同时也导致债务越积越高。美国财政部的数据显示,美国国债总额已经从2008年的9万亿美元左右上升至28万亿美元。其中,公共持有的国债为21.84万亿美元,已与美国GDP规模相当。

随着债务的积累,即使在低利率环境下,美国纳税人的负担也已经十分沉重。美国跨党派的公共政策机构“联邦预算尽责委员会”(CRFB)的研究显示,2021财年联邦政府支付的净利息支出约为3,000亿美元,相当于每个家庭超过2,400美元。这超出了一般家庭在家具、燃油、服装、教育、食品等项目上的支出。

美国政府问责署(GAO)预计,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公共持有的美国国债将于2048年达到GDP的两倍。该机构警告称,复利(指将利息计入本金重复计息,即“利生利”或“利滚利”)会对不断飙升的联邦债务造成严重影响,预计2033财年,美国联邦政府的净利息支出将超过1万亿美元,2050年净利息支出将成为联邦政府支出的最大类别,达到GDP的8.9%。

随着美国政府的债务越积越多,利息越滚越大,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已经意识到美国政府的债务已经不可持续。中国民建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马光远认为,“美国未来出现实质违约的可能几乎是100%”。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创始人达利欧(Ray Dalio)表示,美国正在步入高负债且美债“快销售不出去”的困境边缘。

美联储(Fed)的数据显示,尽管海外投资者仍是美国国债最大的购买者,但是外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比例正在逐渐下降,已经从2011年二季度的历史高点(43.4%)下降至2020年末的28.9%。

达利欧认为,美国债务正向供大于求的天平倾斜,这可能会迫使美联储加息,或者印更多钱和购买债务,最终将导致美元贬值。因此,达利欧预测未来“非美元资产将比美元资产更具吸引力”。

数字货币兴起 侵蚀美元体系

近年来,数字加密货币的兴起也是资本市场自发去美元化的一种表现。去中心化的数字加密货币可以十分便捷地跨境交易、转账,在某些方面优于现在的美元结算体系,无形中就具备了去美元化的效果。同时,大部分数字货币的产量固定,断绝了滥发的可能性,保值能力更优于美元。

比特币被设计出来的初衷是作为“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用以在某些应用场景中替代信用货币。可以说,加密货币不断出现并发展壮大的一个内在原因就是国际社会对美元等信用货币不再信任。根据CoinMarketCap网站统计,目前数字加密货币市场的总市值已经超过2万亿美元。

数字加密货币强劲势头让企业看到了商机。2019年6月18日,社交平台脸书(Facebook)发布了名为“Libra”的数字加密货币项目白皮书,引发全球投资者的关注。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希望通过Libra打造一套简单、无国界的货币体系和能够为数十亿人服务的全球性金融服务基础设施。

然而,Libra项目威胁到了美元国际结算体系,因而遭到美国国会的层层审查。2019年7月,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和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连续两日举行听证会,对脸书高管进行质询。为了阻止脸书这种科技巨头涉足金融领域并发行数字货币,美国众议院民主党议员甚至拟定了一份名为《将科技公司巨头与金融隔离法案》(Keep Big Tech Out of Finance Act)的草案。

尽管该草案没有落地成法,但是美国政府打压Libra项目的态度十分坚决。随着贝宝(PayPal)、万事达(MasterCard)、维萨(Visa)、易贝(eBay)等公司纷纷退出Libra协会,脸书的野心最终被美国政府扼杀在摇篮之中。

美国政府能够打压试图发展数字加密货币的公司,却不能阻止其他国家发展数字货币。数字加密货币在支付和转账领域的便捷性已经吸引了央行的目光,各国纷纷推出基于本国法币的央行数字货币。目前,中国的数字人民币已经开始试点推行,欧盟也明确提出发展数字欧元以强化欧元在全球货币储备体系中的角色。

历史证明,没有货币能够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始终保持统治性地位,曾经遍布全球的荷兰盾和英镑也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浪花。如今,全球去美元化趋势已经愈发明显。随着美国国力的相对衰弱,美元和美元体系终会走下神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