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 评 周 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 华人第一评论网站

乌克兰战争启示:若“新代理人战争”在台湾上演 中国怎么办?

撰写:

乌克兰战争爆发后,从阿富汗战场狼狈撤离的美国显然吸取了此前教训,拜登(Joe Biden)政府从一开始就明确表示,美国决不会向乌克兰派兵。怕触怒普京(Putin)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只是一个放到台面的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美国担心若派兵参战,可能会陷入又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消耗美国的军事资源,同时无法在另一个潜在可能的战场,遏制住中国这个比俄罗斯综合实力更强劲的对手。

虽然如此,美国并没有袖手旁观,从慌乱中逐渐冷静下来的拜登政府开始以另一种方式介入乌克兰战争。具体表现在,在战场上为乌克兰提供军事情报与先进武器,在经济与金融上联合盟友对俄罗斯实施空前严厉的制裁,在外交上对俄罗斯实施全面围堵并施压中印与俄罗斯保持距离,在舆论上利用美国掌握的国际话语权优势,将普京形塑为一个“战争罪犯”,把俄罗斯与普京分开处理,挑动俄罗斯军方与民众对普京的不满情绪,毫不掩饰想要颠覆普京政权的目的。

鉴于美国的上述表现,我们可以将这场战争称之“新代理人战争”。战争的一方是俄罗斯(或许还包括白俄罗斯),另一方,台前打仗的是乌克兰,后面支援的是包括欧洲与英国在内的整个北约,真正在幕后遥控指挥并从中受益的是美国。

一个必须承认的事实是,普京战前对开战后局势的错误研判与俄罗斯军队在战场的糟糕表现也给了美国制造这场“新代理人战争”机会。一个已经不可能的假设是:如果俄军的战场表现不那么糟糕,在开战一周或更短时间就能完成预设目标,实现占领基辅并沿第聂伯河控制住整个乌东地区的话,也许美国的介入就不会那么容易,俄罗斯现在也不会这么被动了。

这场爆发与俄乌之间的战争让很多人联想到了台湾。

乌克兰和台湾有本质上的不同之处,乌克兰是一个独立国家,而台湾是中国领土和内战遗留,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社会都将“一个中国”作为处理台湾问题的政治前提。但是,乌克兰战争的过程和结果,还是让人不能不就此产生深入联想,尤其是作为直接当事者的中美台三方,一定都会将有关这场战争的某些章节,经验与教训层面的,放到台湾议题上反复揣摩。

这不是无中生有的猜测,而是一个已经发生的现实。4月6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一场听证会上表示,美国已经在台湾问题上为中国划出红线,如果中国胆敢擅自改变两岸关系的现状并采取武力方式解决台湾问题,美国必将以制裁俄罗斯的措施对中国发起攻击。所以就中国大陆来说,一个必须思考的问题是,假如未来某一天类似场景也在台湾上演,中国怎么办?

这个问题的答案包括对应于乌克兰战争中可资镜鉴的每个侧面,我们可以尝试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认识。首先在战与和的层面,中国一定会坚持和平统一这个最优方案,不会像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这样轻启战端,给美国制造“新代理人战争”的机会。

在战与和的问题上,中国人非常清楚,两岸若开战就是内战重启,兄弟阋于墙从来都是人类的大不幸。若两岸开战,不仅台湾会化为一片废墟,死伤枕藉,几代人的建设成果化为乌有,中国大陆也会面临正面战场可能产生的巨大损失,会面临被美西方全面制裁带来的经济民生压力与其它各种不可预测的事情,乃至于会给中国崛起与民族复兴带来变数。所以,不管美国不断在台湾问题上如何撩拨,台湾民进党政府在台独的方向如何狂奔,大陆民意对美台勾结往台独发展多么气愤难平,中共中央政府一定会把和平统一作为解决台湾问题的首选,会站在历史高度和两岸中国人最大利益的高度处理台湾问题,不到迫不得已,不在军事上采取武统措施。

其次,有鉴于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的教训,如果两岸因美台寻衅而不幸开战,解放军必然会速战速决,以牛刀杀鸡方式,在最短时间内取得军事上的胜利。

俄罗斯现在陷入被动,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俄最高决策层,尤其是普京本人在战争初期的指导思想错误。在这场战争之初,也许是出于俄乌同属斯拉夫“同胞”的原因,也许是为了争取人心为战后管治考虑,也或者是出于担心国际舆论的指责,总之为减少伤亡,避免对水、电、气、通信、交通枢纽等高价值目标民用造成损害,迟迟没有动用重型武器,而是多采用轻步兵配合空降兵作战方式。这就给了乌克兰以充分的战争动员和西方军事介入机会,从而严重迟滞了俄军进攻速度。悲剧的是,这些原本着眼于减少平民伤亡与非必要战损的“仁慈”不仅给俄军带来了惨重损失,从后来进入城市巷战后又被迫采取的大规模破坏性攻击看,造成的平民伤亡与战争损害一点也不比原来少,甚至比原来更多。

所以,两岸若在未来某一天发生冲突,俄罗斯在战争初期妇人之仁的教训必然会被中国大陆吸收,在一开始就以雷霆手段牛刀杀鸡,首战即终战,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小的损失结束战争,绝不给台当局进行战争动员与美西方军事介入的机会。这就决定了在战术上,解放军一定会采取更有力的战术措施,比如,在战争一开始就对台当局最高军事指挥机关与首脑人员进行斩首行动,迅速切断乌军的军事指挥与民用通信系统,对支撑台湾军事行动的重要军事、政治、经济目标进行毁灭后打击等,会吸取俄军教训,更重视军事科技的战场运用。

第三是在战争准备与动员中国大陆也会准备得更充分,不会像俄罗斯这样仓促上阵。

俄罗斯在乌克兰战场上遭遇挫折,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战争准备与动员不充分,犯了战前轻敌的错误。尤其令人不解的是,面对拥有40万常规兵力的乌克兰军队,俄罗斯怎么可能认为用20万军队就能迅速取得胜利?这是一个明显误判。现在有消息说,普京是受到了俄安全部门第五局官员的误导,后者为普京提供了不真实不完整的情报,使普京做出了误判,若真是如此,就实在太悲哀了,不只是这些情报官员的悲哀,更是普京和俄罗斯的悲哀。

因为轻敌误判,这次战争爆发后,作为进攻的一方,正面战场上很多俄军明显是仓促上阵,后勤供应能力存在短板,大军只能在高速公路一字排开暴露在光天化日下坐等补给,有俄军士兵在生活物资耗尽后甚至到沿途乌国超市与警察局求助等等,这是非常令人不解的地方。

兵法曰“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上下同欲者胜”,这样仓促的战前动员,必然会在战场上给自己带来重大损失。所以,两岸如果兵戎相见,在决定动武之前,大陆一定会做好各种战前动员准备,哪怕把对手高估一些,把困难估算得更充分一些,也不可能像俄罗斯这样犯轻敌的错误。

第四是会对美西方介入战争的决心与制裁力度有更充分认识。

军事层面外,俄罗斯对乌克兰战争的最大误判大概就是西方的介入决心与制裁力度了。此前发生格鲁吉亚南北奥赛梯冲突,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行动,西方都做了一定回应,但是回应力度都非常有限。在很大程度上,恐怕也正是西方此前在类似问题上的软弱反应,使得食髓知味的普京有了发动更大规模战争的勇气。但是这次战争爆发后,包括欧洲在内,整个西方的反应远远超出了普京的战前预期,连俄罗斯前外交部副部长都不得不公开承认了这一点。

所以,经过这场战争,相信中国大陆一定会对台海冲突可能引发的西方介入与制裁进行更全面科学的评估。如果这一天不幸发生,很多人希望它是在中国军事与科技、经济力量已经强大到外部不敢介入或介入对中国已经影响不大的情况下发生,而如果战争不幸在此前发生,那么中国大陆也一定会在经济与金融等领域充分吸收俄罗斯的经验教训,提前做好最坏准备。在反美国军事介入上,即便美日直接介入战争的可能不大,相信中国大陆也不会按照美日不会出兵进行反介入准备,而是会依循底线思维,按照美日会大规模出兵援助进行反介入准备,包括进一步强化核打击能力,通过核威慑震慑美日等西方国家的军事介入冲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