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辣评周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华人中文评论

特朗普现象: 如何看待投特朗普的7千万民众

这次美国大选,民主党拜登取得约7800万票(306张选举人票),共和党特朗普取得7200万票(232张选举人票)。拜登得票数创下美国历史的第一,不过,特朗普也创下美国历史第二的记录。平心而论,特朗普的成绩依然是不错的。

虽然特朗普拒绝承认这次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但他败选,拜登上场看来已是难以逆转。美国精英阶层主导的主流传媒都不喜欢特朗普,认为他是异类,上次能选上是异数,一言一行完全违背美国精英知识阶层一直拥抱的基本价值,如理性思维、深度思考、客观分析。相反,特氏是个民粹主义和种族主义者,一个将美国甚至将全世界带入混乱的人,但他凭选票证明他在美国的拥护者绝对不是少数,反而可能占美国人口的一半。就以这次选举而论,他拿到差不多总投票额一半选票。

一个自大、胡吹、说谎、口不择言的总统,在位期间竟然弄到国家成新冠肺炎疫情最凌厉国;社会撕裂引致政见分歧的群体携枪械上街,随时可能发生内战;外交上放弃世界第一领导国家地位,大幅度“退群”,竟然还能赢取到约7,000万选票,到底这些支持者是谁?心态如何?
我们冷眼旁观,对美国由谁当总统并不特别关心,也无权左右大局。世界上有很多人胡说乱道,到处指点,我们并不在意,因为这些人不重要,手中无权,无论说甚么话都没有作用,大家只当作耍嘴皮子。正如蓬佩奥对中国的恶毒攻击,世界因各种原因敌视仇视中国的人很多,大家都不当作一回事。但因他们是世界第一大国领导人,有这些说话想法,既可能影响世界大局,亦可以倒过来塑造跟随者对社会对世界的认识和观感,如果有任何错误和偏见,可以产生极为深远的冲击,所以不得不严肃对待。
美国的特朗普现象可以从全球角度理解。近年来,全世界的民粹主义、保守主义、排外主义、孤立主义都已全面得势,这是冷战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冷战以前也有很多极端政党,但基本上都出现在第三世界。但现今这些非理性的极端主义却出现在欧美等先进国家,且有蔓延之势。这些极端主义思想一直存在于个别社会群体,但因这些社会群体过去不掌握大众传媒,没有机会把想法传播开去,互为呼应。如今因互联网发达,衍生出的社交媒体不但把这些分散的极端思想和团体连结起来,也让他们把理念和情绪散播开去,遇到社会事件触发,随时发展成社会的一股怒潮。这才是特氏背后大班支持者日渐扩大成为新势头的基本原因。
美国精英阶层主导的主流传媒一向把持社会舆论,根本与通过社交媒体沟通串连的新兴保守主义、民粹主义的跟随者是两个世界,互相隔绝,所以主流传媒看不见这股暗涌,分析社会政治走势和选票的走向便频频出错。
作者:关平/老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