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辣评周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华人中文评论

法蘭西的警暴爭議:恐怖襲擊連爆 全國「右轉」難止?

【时事分析】在一系列震驚法國社會的恐怖襲擊事件發生後,馬克龍政府是否利用這一時機推動一項將保護警察殘暴行為的法律?

法國社會今年10月面對兩次可怕的恐怖襲擊後,法國政府承諾將全面打擊恐怖分子和所謂的「分裂主義」,並宣布增強法國警方的新法律。

該法案名為《全面安全法》(Loi Sécurité Globale),包含一系列措施,如增大城市警力和私人保安人員的職責範圍,以及容許警方使用無人機執行職務等。

馬克龍指事件為「伊斯蘭恐襲」,會盡全力不讓極端主義得逞。(Getty Images)

馬克龍指事件為「伊斯蘭恐襲」,會盡全力不讓極端主義得逞。(Getty Images)

而引起了最多的批評是其中的第24條:如果通過成為法律,這將限制公眾拍攝警察的權利。法律規定,如果任何人以「身體或精神傷害」為目的,傳播在工作中的警察的「臉部或任何其他識別元素」,將被處以一年監禁和相等於約40萬港元的罰款。

政府辯護這項法律稱,它的目的純粹是限制在網上對警察「起底」。然而,其模糊的措辭引起了人們對問責制的擔憂,尤其是在法國這個警察少有因其不當行為而受到懲罰的國家。據法國媒體《Mediapart》報道,在其研究對警察不當行為的73項法律指控中,只有5項指控導致涉事警察受到正式譴責,當中只有一項使警察被停職。

馬克龍:「不要談警察暴力」

當2018年10月因經濟問題而引發的「黃背心運動」開始之後,警民衝突變得很常見,使警察暴力的問題成為了法國熱議話題。

那時候,拍攝警察不當行為成為社運人士譴責法國警察的重要工具。有一位法國記者叫David Dufresne,自2018年12月起,因在其網站上細緻地收集警察暴力的視覺證據,引起了公眾的關注,從而成名。最近,他執導的一部關於法國警察暴力的電影,《暴力的壟斷》(此為英文片名「The Monopoly of Violence」的中文翻譯;法文原稱「Un pays qui se tient sage」),於今年9月首映。

這股針對法國警察過度武力的批評浪潮,促使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為警察辯護。2019年3月,在一次與法國公民的電視辯論中,他拒絕了「警察暴行」這個詞,對眾人說:「不要談到鎮壓、警察暴力,這些話在法制國家是不能接受的。」

然而,許多法國公民一直不同意,警察暴力依然是法國社會的主要話題。當政府宣布新的《全面安全法》後,在全國範圍內引發了反政府示威。11月21日,記者工會和人權組織在首都召集的周末集會,約有1萬人參加。

法國示威:圖為11月21日,巴黎特羅卡德羅廣場人山人海的情景。(Reuters)
法國示威:巴黎民眾11月21日在特羅卡德羅廣場示威,圖為一名示威者高舉一件黃背心。(Reuters)
法國示威:圖為11月21日,巴黎民眾在特羅卡德羅廣場示威。(Reuters)
法國示威:巴黎民眾11月21日上街示威,圖為一名穿着奇特的抗議人士身處示威現場。(AP)
法國示威:防暴警察11月21日在馬賽的示威現場清理抗議人士扔的煙霧彈。(AP)

最近,在11月23日的夜晚中,警方為清除巴黎廣場的一個移民營地而採取高壓手段,進一步激起了法國人對警暴的辯論。該營地本來是為了促進移民權益而設立的,但最後卻又引發了一場關於警察暴力和公眾對警察的拍攝權的全國性辯論。

此後,警方的堅定捍衛者、法國內政部長達爾馬寧(Gérald Darmanin)不得不在Twitter上承認,事件中被拍攝的一些畫面「令人震驚」,並表示將儘快公布警方調查的結果。

僅僅過了三天,26日,又爆發了一起警察暴行案件。法國網絡媒體《Loopsider》當天公布三名並不知道自己被拍攝的警察在巴黎對一名黑人音樂製作人進行暴力和帶有種族歧視逮捕的視頻畫面。視頻被瘋狂傳播,並促使達爾馬寧再次表示畫面令人震驚。他在26日晚上的電視節目中承諾如果法官認定相關警察有罪,他將對他們進行停職處理。

其後,馬克龍亦指影片中的警察暴力是法國的「恥辱」,稱法國絕不能容許此等暴力,無論出身誰人之手。

法國警察文化受到關注

和美國一樣,法國警察工會在該國也是強大的政治力量,達爾馬寧也承認,最近法律之所以包含禁惡意發布警員相片的條款,是因為他以前向警察工會做出政治承諾。

然而,這些事件發生後,政府一直試圖平衡加強警力和安撫民眾的矛盾要求。《Mediapart》新聞專門跟蹤法國Twitter上討論最多的主題的網站顯示,「伊斯蘭教」相關的討論在11月初達到高峰,而「警察暴力」則在25日達到了1.5倍的高峰。

這系列警察暴力醜聞使法國警察的行為受到新的審視,凸顯了法國政府與警察的複雜關係。

研究刑法制度的社會學家穆哈納(Christian Mouhanna)在接受法國公共電台《法國文化》(France Culture)採訪時指出,法國加強警察權力的法律正變得越來越普遍,尤其是法國再次面臨恐怖主義威脅之後。他還指出,聯合國和歐盟人權委員會過去都曾譴責法國警察的行為。

法國輿論的另一面

最近的這些論戰會不會迫使政府收回法律?不一定,雖然警察暴力事件招致了很多左派的批評,但近年來,法國民眾大多向右轉。

馬克龍這個社會黨出身的中間派,今天支持警方採取更果斷行動,使自己與民意基本一致。根據民調,最近的恐怖襲擊和去年的黃背心運動,讓許多法國民眾要求政府保護他們免受公共秩序混亂的影響,特別是伊斯蘭恐怖主義。

法國公共輿論研究所(IFOP)上個月的一項調查發現,89%的受訪者認為法國的恐怖主義威脅「很高」,79%的受訪者認為「伊斯蘭主義已經向國家和共和國宣戰」。

因此,馬克龍向右轉,推動親警改革,他可能也不會有什麼政治損失。相反,由於2022年法國將舉行總統選舉,而他最大的競爭對手最可能來自右翼,此舉可以幫助他保住選舉優勢。

法國政治學家格倫伯格(Gérard Grunberg)對媒體表示,他認為法國選民已經發生了變化:「輿論正在要求強硬回應。對伊斯蘭主義者,不管是誰,都要強硬。」

因此,國安新法的支持者還是批評者會佔上風,還有待觀察。該法於11月25日在議會一讀得到馬克龍的多數黨「共和前進黨」(La Republique En Marche)的支持並通過。不過,即使能通過整個立法程序,該法仍有可能被法國憲法委員會(Conseil constitutionnel)扣留,審查其是否符合憲法。

(0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