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辣评周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华人中文评论

邮报社评 首次“习拜会”已悄然举行 拜登对华展首秀

悉尼邮报评论员 老蕭

11日,美国总统拜登亲自披露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二个小时。这显示通话重要且不一般。

通常而言,美国总统很少与外国元首,进行如此长时间的通话,而且,即使是面对面的会谈,也很少超过2个小时的。

2个小时的通话,不仅是礼节性问候(适逢中国春节),更是全方位交流,可谈之事应该是很全面且深入,甚至或提及过去的交往回忆,所以笔者认为,中美之间已经其实举行了首次“习拜会”,且在疫情之下,更是可以理解。

双方2小时谈了什么,从新闻看没有特别之处,大部分是外交套话。但从拜登事后的谈话,大致轮廓可以看到。

第一,拜登十分强调美国的基建落后于中国。说明拜登找到了美国的弱点以及方向,能面对现实。不过涉及的巨额资金何来,私人财团会否愿意加入,共和党是否阻挠等等,都会令拜登执政团队事倍功半。

第二,拜登表示,若美国止步不前,中国就会“吃掉我们的午餐”(eat our lunch),拜登提到过去跟习近平度过很多时间,暗示他清楚中国的发展战略。说明拜登任内会制订新的对华战略,跟中国进行战略上的较量。

正如白宫发言人普萨基在记者会所言,拜登明白所面临的挑战即是与中国的战略竞争。而普萨基指出,过去几周已经在井然有序的展开战略。从新闻看,拜登团队过去几周主要是联络盟友,其对华战略,结盟预计是重中之重。而在国防部成立对华工作组,更是其实现战略的步骤之一。

值得指出的是,这个对华工作组的职能涵盖经济,政治,外交和军事方面,却是挂在国防部名下,而非传统的受国务卿指挥,笔者认为说明一点,拜登或认为其任期内,中国收复台湾的可能性很大,又或南海冲突次之,故对华工作组需要在国防部体系内成立。同时,说明拜登团队将从军事结盟的角度,刷新美国与各个盟友的关系。

不过,由于美国新防长长期在中东地区工作,是中东通而非中国通,故国防部对华工作组的实权操盘手,将是防长的特别助理拉特纳,他曾在拜登任职副总统时出任其付国家安全顾问。当然,拜登内阁的对华专家绝不止拉特纳一个。

2月12日,时值中国农历新年正月初一,拜登与夫人吉尔在推特向中国农历新年表达祝贺,并呼吁种族平等,谴责针对亚太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骚扰和仇恨等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表面是提到亚裔美国人,但从其完全中国风的背景布置来看,更有对中国表达之意。时间点的选择,背景的布置,还有对牛的赞誉(韧性和毅力),无不体现对中国和中华文化的尊重。

唯一不足的是其提到的中国春节,不是叫「Chinese New Year」(中国春节),而是称「Lunar New Year」(农历新年)。显示对华伸出橄榄枝的时候,依然时刻谨记削弱中国影响力(或叫去中国化)。

以上种种,无不反映出拜登的外交十分老练,更反映出其内阁对华团队的水准不一般,分寸拿捏恰如其份,确实是云集了知华的“中国通’。

拜登的团队中,有一位被视为新生代的白宫幕僚,白宫国家安全会议中国主任格维兹,被誉为拜登对华政策的“少帅”。他通晓中文。他的主要观点有,中国认为美国正在衰落,所以中国在外交上采用进取姿态,他认为,华盛顿必须证明北京错了(China Thinks America Is Losing Washington Must Show Beijing It’s Wrong)」。格维兹认为,美国目前不可能透过“外交安慰”来对付中国,要改变做法。格维兹指出,若要与中国有效竞争,重点在于美国重振国内经济基础,技术优势和民主制度,这些动作都将撼动中国的战略基础。同时格维兹认为,美中竞争的同时,依然有共同利益和合作空间。强调要避免竞争带来“最糟的结果”,实施有效的危机处理及冲突降温机制。这位2018年才走出校门的年轻人,将是拜登团队对华政策的操盘手之一。

无可否认,格维兹的观点基本是客观的。特别是他提到美国需要振兴国内经济基础,与拜登在“习拜会”后的重视基建的表态一致,这不是二人的不谋而合,而是拜登团队已经形成的共识。

这里插一句,由于美国的制造业已经一落千丈,若要振兴经济基础,大搞基建,反而可能给性价比无人能敌的中国企业一个市场机会。

对于未来的中美关系,笔者认为跟疫情之后很多人事回不去一样,中美关系(还有中英关系)也已经回不去了。当然,拜登强调“美国回来了”,还想回到过去一呼百应的时代,这是一厢情愿,美国也同样回不去。例如,特朗普糟蹋后的美欧关系,已经不可能回到过去。法国,德国均已经表态欧洲要自主。

客观而言,拜登若能修复美国的信誉和道德权威,回到50%已经不错了。所以,格维兹谈到民主制度能撼动中国,是过于自信和乐观。近日,英国利用担任G7轮值国主席机会,想把G7变为D10(民主十国)对华,结果失败就是一个例子,换了是美国提议(英国附和),结果估计也一样。

笔者预测,未来美国对华围堵的联盟,一是五眼联盟的美英加澳新,一是四边同盟的美日印澳(未来英国应该会加入,最终形成“印太小北约”)。由此,美国的结盟战略落在实处。

而澳洲是除美国外同时身处二大对华联盟的唯一国家,不过,笔者认为澳洲能起的作用及其有限,无论是体量,地理位置,国际影响力,还是军事实力等都可被中国忽略不计。所以,澳洲在二大对华联盟中,起到的更多是政治意义。

笔者认为,澳洲未来应该考虑的是自己的国家利益,而不是从属于美国的联盟。美国是否衰退姑且不论,美国的市场,美国的外交能否给澳洲带来利益才是重点。而且,美国内部正在撕裂,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未来拜登一定会与习近平见面握手,中美竞争又合作,那时澳洲则左右不是人。

现在澳洲选择将鸡蛋全放在美国一个篮子里已经付出经济代价,问题是澳洲还没伤着中国一条毛,意义何在呢?

 

2021年2月14日

作者为草根时事评论员/华人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