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辣评周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华人中文评论

德州大停電|能源寡頭主宰經濟 深植社會的財富傾斜現象

【焦点分析】美國南部大州德州(Texas)自二月份起錄得破紀錄低溫,出現罕見大風雪,聯邦政府日前亦宣布當地進入重大災難狀態。

德州人除了被迫在嚴寒天氣下捱凍過日,部分居民更在這周陸續收到令人嘩然的「天價」電費單。一場大雪災、大停電,揭露了德州經濟政策嚴重偏向能源巨頭,以及背後高度財富不均的社會弊病。

德州遭暴風雪重創,數百萬州民遭遇停電、停水的困境。當地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卻被人發現帶同家人飛往墨西哥加勒比沿岸城市坎昆(Cancun)避難,惹來民眾猛轟,甚至有示威者聲稱來到克魯茲的住處門外抗議。

不少人炮轟克魯茲「離地」,不懂民間疾苦。

其實,這場大雪災何止披露出政客的「離地」,它甚至還揭示了整個德州的基建能源體系及電力政策因循守舊的積陋。

市場為本的私營電力市場

基於自身資源及產業優勢,德州有自己一套獨立電網,在電力供應政策上設計了一套市場導向原則,意思是當電力供應短缺時,電力價格會上升,藉此給予當地私人電力公司一種誘因,繼續生產更多電力。部分用戶則可以此選擇「可變電費計劃」,電費水平則與市場需求掛勾。

風和日麗的日子,能突顯這種收費模式對用戶的好處。由於全州居民用電量不高,電力需求較低,那麼選擇「可變電費計劃」的用戶自然能享用較低電力收費待遇。

但是,當極端天氣出現,全州居民需要同時間用上大量電力的時候,那麼情況就會瞬間逆轉。像二月份這場在德州鮮見的極端大風雪,電力需求急升,部分選擇了「可變電費計劃」的居民,其電費價格就會高得令人難以置信。

德州當地記者Christopher Connelly在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節目上講述了一名達拉斯居民Shannon Marrs的故事。因為在暴風雪期間長期使用暖氣設施,Marrs在上周六收到的最新家庭電費單,高達10,181美元。相比在一月份,她的家庭只需付上257美元電費。

Marrs向Connelly表示:她光是想一想新收到的那張「天價」電費單,就感到反胃想吐,相當難受。

面對像今次大停電般極端情況,供應與需求嚴重失衡,那麼作為消費者的民眾用戶一方,便需要完全承受電力價格波動的惡果。不過,州政府已下令將就這次「濫收費」事件向電力公司展開調查,並暫時禁止電力公司向用戶收費及向沒有繳費的用戶斷電。

能源寡頭的濫觴

自二十世紀初以來,因為石油和天然氣產業蓬勃帶挈,德州經濟發展一飛沖天。到了今天,德州每年經濟產值超過1.5萬億美元,在經濟總量上為美國第二大州,僅次加州。若德州是個主權國家,將是全球第十大經濟體。當中最重要的經濟產物自是柴油、汽油、合成橡膠等石油製品,其貢獻的相關產值高達數千億美元。

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康菲石油公司(ConocoPhillips)、雪鐵戈石油公司(CITGO Petroleum),都是在世界首屈一指的德州能源公司。

正因德州對石油和天然氣企業的依賴,這些富甲一方的巨企主導了整個州的能源及供電網絡。須知道,這類公用事業對民生福祉有莫大關係。當企業高度壟斷公用事業,變相就是以民眾的基本日用需要,來保證它們獲得豐厚利潤。

其實,德州能源電網政策嚴重向石油和天然氣企業傾斜,正是當地社會利益嚴重向資本傾斜的一道鏡子。德州擁有全美第三多的億萬富豪,當中大部分都是執業界牛耳的能源企業大亨。他們壟斷當地財富,擁有強大的政治話語權和遊說資源,足以影響該州諸多重大政策之制定。

能源巨企在政治場域屢屢施加壓力,解釋了德州為何在環境保護及減排政策的進度遠遠落後於其他州份。

已連任多屆的德州聯邦參議員克魯茲及康寧(John Cornyn),過往一直在國會阻撓落實激進環保政策,除了出於擁護其保守主義意識形態價值之外,維護其德州能源財閥的既得利益,無疑也是他們的政治考量之一。畢竟,美國政客與金主的利益共同體環環相扣,本就是人所共知的公開秘密。

陷入經濟與環境兩難的德州人

財閥積累財富,本身是自由放任經濟的必然結果。但這些財富能否同時推動整體經濟發展,一併拉高普羅民眾的收入水平和生活素質呢?很明顯地,在德州這個例子來看,財富只有被高度壟斷,而非充份達致按勞分配。

德州整體家庭入息中位數約為6萬美元,與全國水平不相伯仲;但測量貧富懸殊程度的堅尼系數達0.479。醫療福利是衡量普羅大眾生活素質的其中一項重要指標,我們或可從這方面看看德州的情況。

不幸的是,德州是全美國少數未曾在前朝「奧巴馬醫保」計劃框架下擴張聯邦醫療保險(Medicaid)補助範圍的州份。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在2018年的數據,接近18%德州居民,即約500萬人,沒有被任何醫療保險所涵蓋,其無受保率比例,竟高出全國平均水平的兩倍。

更甚的是,眾多從服於當地能源業或其他重工業的勞動階層,除了成為這種寡頭經濟下的被剝削方,也墜進了一大世紀危機──氣候變化的困局之中。這次大停電災難,正是例證。經過這場千年一遇的天災,德州人會否在環保及經濟發展的天平上改變自己對未來的抉擇?(0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