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辣评周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华人中文评论

香港重生的问与答

香港重生的问与答

近日我破例庆祝 “复活节”;这不是因为基督教的 “耶稣复活”;也不是发现了兔子 “生蛋”(商场里都充满巧克力兔和蛋吗);而是庆祝香港的复活!这件盛事正是中华民族复兴大业一重大的胜利!意味着反华势力在香港彻底瓦解,香港此后重获新生。

文|明亮

为什么要说香港 “复活”,它曾经死了吗?两年前香港确实已沦陷,落在非中国人手里。“非中国人” 是少数香港居民的自称;在此称他们:自恨者、自干蕉(外黄内白为反华势力出钱出力)或鬼奴,也有人称他们恨国党或者走狗和汉奸,这些名堂全部都适合。

“鬼奴” 或者其他名称,全部都是一群被鬼子(反人道者)洗脑至残的中国人。因此他们对于自己的宗族毫无爱心,还要蔑视,甚至仇恨中国每个思想与他们不一祥和爱国者。除此外,他们也没有什么理想,或者为了什么信念,可见上面的称呼很适合他们?

也许你认为,这里所指的 “鬼奴”,是为了民主、自由和保护人权而作战。在此可以十分的肯定鬼奴为理想而战是个错觉。这错觉仅是反华势力收买媒体,西方国家所谓的主流媒体(为钱服务的娼妓媒体 presstitute)不断在制造和播放假新闻而成。

试问,有那一个民族要自由会拿着外族人的旗帜起义?真实爱护自由者只会在忿火中烧殖民政府旗帜,驱逐侵略者,惩罚卖国贼!但鬼奴恰恰相反,他们不仅高举 “鬼旗”,还有意复辟殖民政权,为其主子,动用残酷暴力,阻止正常人的正常生活活动。

事实上,鬼奴在无理造反前,即 2019 年,根据《人类自由指数》(Human Freedom Index),香港排位第 3,而美国排行 15。请问世间上有谁会向一个比自己地方的自由度更糟糕 5 倍的国家求助争取自由?由此可见香港鬼奴与争取自由完全无关?

鬼奴也不为民主,他们不仅不接纳任何反对声音,反而群殴不同意见者,甚至杀害异议者、包括记者和游客。除此外,在区议员选举时,他们火烧反对派办公室,以暴力威胁其他党派的候选人及家人,甚至行刺不同政见的议员以及在多方面阻止选民自由投票!

若是鬼奴们有心争取所谓 “民主”,在 2017 年应该接受 “袋住先” 政改方案, 一个迈向更高民主成分的改革。这方案先由提名委员会选出的 2 至 3 位特首候选人, 再由全港合资格的选民以一人一票选出,然后必须要得到中央任命,若中央拒绝,便需要重新选出。

鬼奴的宗主国,英美的民众在其所谓民主化初期也是由以上的 “袋住先” 政改方案开始, 为什么鬼奴不先接受初步改革,再在未来争取更深化的政制改革?问题正是他们想鸦片王国派来一位反华 “特首”,而不是中国中央政府任命一位爱国爱港的特区领导人。

说到人权,香港鬼奴很多不是弱智,不少受过高等教育,特别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奴,他们绝对不是井底蛙,当然知道那所谓[颜色革命]结果仅是死路一条,但依然要用废青作死;因而说鬼奴为保护人权简直是强奸是为受害者幸福着想,辛苦捐出保贵精子!

鬼奴可以在疫情如火如荼当中罢工 “救人”,当然会为人权而踩踏人权。但在此意想不到的是:鬼奴竟然要求世界上最毫无人性的国家,一个不管自己人民生命的安危,更加无视他国人死活的国家 – 美国,制裁自己人,可见鬼奴对宗族的仇恨之深?

为什么说美国毫无人性?在美国侵略侵伊拉克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Albright), 对于美国制裁害死伊拉克 50 万婴儿的问题,她回答说:“我们认为那价格是值得的” (we think the price is worth it)。当前鬼子是怎样治疫,大家都有目共睹,不用多说了。

还有,“黑命关天”(Black Lives Matter)的怒火蔓延西方世界,正是在西方生长少数族裔长期被社会的歧视机制伤害所致。目前亚裔在西方常被 “鬼” 袭击, 无疑是反华政策、智妓和媒体挑衅及抹黑的言论所造成,请看这也就是所谓 “人权卫士” 国家的做作!

鬼奴就在 “人权” 的口号下尽管丧尽天良, 广泛的施展可怕暴力,因而大数但毫无组织在港的中国人被恐怖活动威慑,外国的旗帜在香港飞扬腾腾污辱着神州;但反华智妓及西方的所谓主流媒体,却描述这些鬼奴是一个 “善良和有超强责任心的群体”。悲哉!

那么,鬼奴是为什么而战?据纪录片,上层鬼奴毫无含糊的公开发表 “为美国而战”,而下层扬言宁做鸦片王国的狗也不做中国人。还有其他有力的旁证就是在那暴动期间,不少人拍到外国人在指挥鬼奴,同时他们施暴所用的物资和购物券好像绵绵不绝。

除此外,美国的影子在暴动中非常明显;鬼奴首领不仅赴美朝拜主子,而美国的政要也到现场接见和鼓励其奴;总统特朗普把香港暴动与贸易战谈判挂勾;众议院议长佩洛西(Pelosi), 称香港暴动是 “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到此读者应该清楚鬼奴是为啥而战!

此刻也许你会问,香港为啥有那么多鬼奴?那些自恨者是咋样来的?其实,香港鬼奴并不多,但投机主义者不少。大多数鬼奴造反都是为 “钱途” 而已。它们在赌, 若是成功把香港第二次割出中国,可谋一官半职,要是失败也可成难民,免费的移民欧美。

上层的鬼奴造反更有意思,对于那些站在后面又不露脸,类似海盗商人的大富豪,如果香港成功的脱离中国,它们便是名副其实的 “造王者”,可意淫与西方权贵同等;而那些露脸领头羊,本来就己身价不高,所以乘机会博取出位,意淫可居于鬼之下人之上。

上街肇事的大多数人不是鬼奴,也不支持香港独立,更加不想看到天下大乱,但仅是自己 “身有屎”(隐情)的人,因而做出一些异于常理的行为。他们的问题可以说是个人感知的问题(personal perceived problem), 而这个问题是反华智妓造谣而成的。

那么何来肇事者呢?就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早期,政府为了投资深入,所以尽其所能做好商业环境,不仅维护社会稳定,供应齐全基础设施和培养劳工(这些事都不是从天而降的),还采取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以及有底线的容忍部分内外的商家作弊。

由于中国具有和庞大且聪明的劳工,并兼庞大潜在的市场,因此不少内外资本家都争先恐后来投资。中国就是有如此的壤土和政策使得万物滋生,无数人因而得益,但也滋生祸患,特别是贪污。相信当年有不少香港居民在内地是由因贿赂而致富。

香港人闻名于 “市侩”(利益走前)、贪婪兼虚荣,因而除了贿赂致富,当然还有其他的问题,例如:骗财、色和窃取利益。就是由于不少港人作贼心虚,所以香港修改逃犯条例引起巨大的恐慌;就仅如此,不少人为了自保,响应反华势力,踏上了歧途。

这也就是说,虽然当时不少人上街示威,但肇事者绝对是反对鬼奴以自由之名严重的苏扰民众正常活动,阻止轻铁行驶及用杂物堵塞交通,反感以爱港之名严重的毁坏公物、破坏设施及以恐怖暴力对待执法者;污辱象征国家的标志;无疑是更加反对港独!

因此[国安法]一现,鬼奴仿佛立即消失,原因正是鬼奴人数很少,投机者也不多。这些废柴除了在中国外有反华势力及西方的所谓的主流媒体,大声鼓励之外,在香港内根本就没有什么庞大的人头支持;因而连那班意淫 “造王者”,也不再提什么 “摘瓜”。

就在[国安法]下,广泛的港人不用再在鬼奴施放的恐怖中过活,在无奈中愤怒看着汉奸光明正大享受叛国的红利。最令人喜庆的是:反华势力在香港已瓦解,其阴谋完全破产,而鬼奴们上下不能走的就等着享受它们常言的牢狱之 “joy”*(欢乐)。

今天香港得到重生确实是付出了很大代价,破坏的设施可以重建,但被鬼忽悠的人(鬼奴)都是同胞(fellow citizen),他们所失去的实在是不可复还。在此希望他们能够尽快放开过去,重新做人,齐来重建更好的香港,让鬼子更沮丧,令反华势力走投无路!

*广东话 “灾” 与 joy 同音。

2021-4-10

作者为华人二代(悉尼)

文章为个人观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