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辣评周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华人中文评论

疫情、民怨、經濟危機:後卡斯特羅時代暗湧才剛開始?

【焦点分析】古巴最高領導人勞爾‧卡斯特羅(Raúl Castro)卸下古巴共產黨第一書記職務後,其接班人選備受外界關注。迎接「後卡斯特羅」時代,古巴的新領袖人將需要在著手處理棘手的經濟危機的同時,應對政治上的不滿升溫。

如今,國家面對美國再度制裁引發的經濟危機、長期物資短缺所造成的民怨,以及新冠疫情反彈的多重威脅下,古巴的真正危機或許是剛悄然揭開序幕。

現年60歲的現任古巴總統迪亞斯卡內爾(Miguel Diaz-Canel),是古巴革命60年來首位與卡斯特羅家族無關的領導人。迪亞斯卡內爾愛穿牛仔褲、喜歡聽披頭四的形象鮮明,但個性低調、作風簡樸,而且較勞爾年輕29年,外界普遍視他為有可能帶來改變希望的領袖。

迪亞斯卡內爾出生於1959年古巴革命之後一年,成長於一個普通家庭,父親是位工人,母親則是位小學教師。1982年,他在拉斯比亞斯中央大學工程系畢業,並加入了青年共產主義聯盟。此外,他亦曾在軍隊服役3年,據說還曾當過勞爾的護衛。

自1993年正式投入古巴共產黨工作後,迪亞斯卡內爾先後被提名為比亞克拉拉省及奧爾金省省委第一書記。2003年,他進入古巴中央政治局,成為最年輕的政治局委員。2013年被選為古巴國務委員第一副主席,成為政府第二把手。在2018年召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他更當選為新一屆國務委員會主席,其政途可謂一帆風順。

過去三年,迪亞斯卡內爾擔任總統期間需要應對疫情、特朗普政府施加更嚴厲制裁,以及開放互聯網使用等挑戰,故他對於古巴將要面對的挑戰亳不陌生,加上其政治生涯已有頗多經歷,如推動私有化經濟、反同性戀歧視及發展電腦網絡等,令其成為「後卡斯特羅」時代掌舵手的最佳人選。

由古巴裔美國人組成的古巴研究小組主席Carlos Saladrigas表示:「如果迪亞斯卡內爾接任黨委書記,將增強他的決策能力,並可能預示更廣泛的改革。」相反,若繼任人是古共「歷史一代」(historic generation)的人,則可能會令國家經濟維持停滯。

陷數十年來最大危機

執政長達62年的古巴共產黨,現時正面對美國制裁、長期的基本商品如食品和藥物短缺、官僚主義與貪腐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多重挑戰,民眾不滿聲音日增。過去數年,古巴的食品、燃料和原材料等重要進口下降了40%,令物資短缺的問題再次困擾該國。去年的疫情更打擊重要收入來源的旅遊業,令經濟萎縮了11%。

古巴去年雖然曾一度穩住疫情,並於7月、8月份將確診數字和死亡人數控制在極低水平,但其後確診數字慢慢攀升,當地近期每日新增超過1000宗確診個案,雖仍較墨西哥、巴西等鄰國的個案低,惟對當地醫療系統依然構成沉重壓力。而且,疫情相關的封鎖措施重創當地人生計,人民日常需在店鋪和超級市場外長時間排隊購買糧食和日用品,也令不滿的情緒持續升溫。

當地一位退休醫護教授Anaida González坦言:「我從未見過像目前這樣差的情況,我們國家有養牛業,但這裏卻沒有牛奶、牛油、乳酪或肉類。人民的情況很危急,他們將全副精神都放在物資供應和疫情之中。」

今年起,古巴展開了自1959年建國最大規模的貨幣改革,包括取消「貨幣雙軌制」,並將古巴披索匯率定為24披索兌1美元,變相貶值,希望有助改善國內經濟體系以應對嚴重的經濟危機。不過,經濟學家估計相關措施或引發了通貨膨脹的激增,或增加社會不穩定因素。

古巴當局自多年前已承諾將亳不猶豫,帶領國家由規劃經濟轉型至混合且更多市場主導的經濟模式。除了貨幣改革,古巴政府還需要推進諸如農業自由化、鼓勵中小型企業,及吸引外資等工作。

熟悉古巴的加拿大學者John Kirk表示:「古巴政府目前在這些領域都只不過是剛起步,還需要表現出更大的主動性。」另外,總理馬雷羅(Manuel Marrero)早前也表明,人民不會滿足於政府的計劃,認為當局需要有迫切感,盡快採取更具體的行動和展示成果。

當地經濟學者認為,古巴政府的政策過度謹慎、缺乏想像力及快速應變能力,也缺少就私人財產等優先改革事項的討論。2019年,迪亞斯卡內爾曾承諾以財政激勵措施取代規劃中的行政控制、向國有企業下放權力、立法消除微型企業的限制及增加外國直接投資等,惟一直未能兌現,可見執政當局的難題並不少。

此外,當前急務還有允許私營市場直接進出口、對微型企業免除苛刻稅收、反貪腐等工作。有經濟學者認為,若古巴進行相關必要的調整並遵循成功的中越模式,尤其是在農業方面,該國或將在六至七年內實現自給自足,或能度過當前危機。

國家未來還看美國?

誠然,古巴社會主義在後卡斯特羅時期勢將進入新階段,除了上述種種社會及經濟挑戰和疫情反覆外,與美國的關係能否在拜登上台後回暖也相當關鍵。畢竟若非特朗普2017年上台後推翻前朝的古巴政策,再次祭出新制裁如切斷觀光的重要收入來源,也不會令古巴經濟大受打擊。假若古巴能在拜登新政府與美國關係回暖,解除部分已實施的制裁,令兩國關係步向正常化,也許成為古巴邁入廿一世紀的一線曙光。

卡斯特羅家族退下,沒有革命英雄光環的繼任人,仍是要實實在在的向人民交出政績來。在新冠肺炎疫情前所未有的威脅下,雖然古巴正自主研發疫苗「主權二號」,惟無論是疫苗研發以至大規模生產,均無法單憑一己之力完成。可見這場世紀疫情相信也會成為古巴徹底改革政制和國家封閉狀態的「催化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