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辣评周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时事分析/反歧视/爆料新媒体

观点:不倒的澳大利亚?

不倒的澳大利亚?

不倒翁(roly-poly toy)是指有怎样推也不倒特性的玩具。当把它推向一个角度,在推力下它会顺着倾斜,当力度放松它会自行矫正。若把它扳倒,一放手它会自竖立起來。在文学上,它有勉励人要有不屈不挠精神,由于它的造形滑稽,因而甚得多人喜欢。

澳大利亚近代历经几许风雨,例如:被联合王国(英国)抛弃、多次金融危机,以及当前的疫情和因反华政策而被中国制裁;但它每次都很快从艰难中竖立起來。目前澳人信心高涨,其财长也在讲全面复苏;澳大利亚是否名副其实的不倒翁,还是时辰未到…?

文|明亮

据澳大利亚的统计数字,在威胁着全世界的疫情和中国的压力下,确实是影响不大。病毒的猖狂不敌澳大利亚每晚夜店的歌舞狂;万吨龙虾被迫游回内销,不如一铁石压倒中国举措的功效。其经济反弹最显眼的就是地产业,指数一路向北,卖房者即是输家。

如果澳大利亚情况真的实如上述,那真是不可思议的事迹,算得上是目前所谓民主(有选举制,但不为民作主)国家的楷模。到底澳大利亚的事是难以置信或是不可相信?这问题就是这里要讨论的要点。首先是简述澳大利亚近年的变化,接着是那变化的分析。
—–
“幸运国家” 是澳大利亚的绰号。其历史远不讲,就在当鸦片帝国放弃亚太走向欧盟时,幸得工党有远见带其经济深入改革。由一个英国的海外农场经济,据于其固有的优势,融入亚洲经济,随后再搭上中国改革开放的高速发展列车,保持了第一世界的地位。

事实上,过去澳大利亚的不倒地位,除了奉天承运,还有顺势应人。首先,尽管澳大利亚的地理位置身亚洲,至今这国家都从未想过要成为亚洲国家;但它接受英国入欧盟导致自己失去主要市场的事实,因而它顺势放弃[白澳政策],给自己带来 “大福”。

就是放弃[白澳政策]融入亚洲经济,让澳大利亚有限及精算的接收大批来自该地区的新公民,其中有不少是华裔。可以说是百万越南华裔精英难民给予澳大利亚人口红利和人才,使其百业兴旺。今天澳大利亚各行业的中层都满满这群体或者其后代。

过去澳经济的成就当然也有其环境优势,比如社会结构均匀同质(homogeneously), 环境稳定、司法比较独立、契约可靠、制度可预测性强及地缘的便利…;在物质上,澳大利亚地大物博、矿产丰富,以及漫长万里的沿海线,因而海权和海产无与论比。

上述的优势无疑补偿了澳大利亚商业制度多且复杂、税率高及人事效力低。除此外,最有利于其经济发展就是政治风险低;可以说是稳定胜过一切,为澳大利亚带来投资、置业、旅游、就学…以及吸引新移民。这些优势赐予澳经济过去几十年的奇迹。

可是, 这些变化同时离间了(alienated)澳社会某些群体。正是经济全球化以及亚洲兴隆,特别是中国崛起使澳经济不断地壮大,同时导致了 “白色垃圾”(white trash)更边缘化,这群人的数字也随势日渐飙升。相信是此势让所谓 “保守主义” 的政治燃起。

就是奥巴马的所谓[重返亚太]政策(实质是反华行动)予以所谓 “保守主义”(实质是极右派,即新纳粹)新生命力。新纳粹由反对有肤色移民及抗拒伊斯兰教(为响应美国反华政策)演变成反华行动;让沉寂已久的死硬基干(hardcore)反华派卷土重来。

自从特朗普上台后,那般极右派随势被被鬼子(反人道者)组织起来,转入主流政治。由于澳政客要附和其主子(美国)的路线,于是集中其力致反华。无疑是在名利的鼓励下, 反华智妓(intellectual prostitute)四出, 打压中国的声势开始不可收拾。

可以说, 自从澳官媒 ABC 推出如 “权力与影响力” 等的反华纪录片,诬指中国大举空前的秘密行动(clandestine operations on an unprecedented scale)后, 全体主流媒体都展开反华活动。当时连澳总理也毫无客气的用中文说: “澳大利亚已经站起来了!”

目前澳大利亚反华势力很普遍,多个组织,包括媒体、政党、学院和团体,竞赛反华。现在最出位的是 “天空新闻”(Sky News); 一个原本是极少数白种男性(white male)非男人的诉苦平台,今天它是所谓保守派政客(新纳粹)的文宣和争取选票的中心。

无疑正是反华政客和非政府团体的杰作和影响,因而据民意调查,澳人对中国好感越来越少,尽管中国是澳经济最大的靠山。但可笑的是,问题不是中国在澳做了啥坏事,而是有些人为反华而反华。逼迫中国作出对自己不利的行动,成功的制造恨中国的理由!

就在今年 2 月 2 日, 澳高法院证实一名澳籍华裔富商,因爱好赞助慈善工作,就如此被反华媒体诽谤。此案同时说明澳媒体对中国的指责仅是捕风捉影的抹黑。那些反华影片及各种言论的目标, 仅是为政府营造 “允许”(manufacture of consent)反华政策。

事实上, 澳大利亚的《防止外国干预》法案的出发处仅是引 McCaul(麦考尔),当年美国内部安全主席在讲话中指出有人(没有指中国)“空前选举的干涉” 美国内政;而澳媒体就指这是中国尝试透过代理人向不同政党作政治捐款企图干预澳内政。

澳政府就如此以国家安全和捍卫利益之名,拒绝中国多项投资,特别是不仅禁止华为企业参与澳 5G 还要积极的把它赶出太平洋;除外还要大声的传播中国对外建设是外债陷阱,而西方推动毁灭性的颜色革命叫建设;最让中国人受不了无疑是调查中国放病毒。

现任澳政府呼吁的所谓 “调查病毒的出处”,乃是基于先臆想中国有罪,再由西方国家组成检查团队,要求中国犹如伊拉克一样,打开全部机构任意检查,否则中国就是有罪。若是中国被定 “放病毒” 罪名, 必须要为其罪赔偿,赔款大概 30-50 万亿美元。

除了上述的事,澳政府本身每几年参与毁灭一个伊斯兰国家、支持香港暴徒、放声鼓励台独,全部都是叫人去死的行为;在内种族暴力问题日渐恶化,土著人多死于执法者手上或者监狱, 每 200 个人中就有一人是露宿者…,但却无耻的以人权牌干涉中国内政。

还有, 在刚过的 4 月下旬,澳政府引用不久之前通过的《外交安排政策法》(Foreign Arrangements Scheme), 取消维多利亚州与中国签署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两份协议,导致中国方面损失惨重,并且自毁违契约精神,同时还在称希望与中国更多合作!
—–
就在此把上述的事分析,上面已提及过最有利于澳经济发展就是政治风险低;正是稳定压倒一切…赐予澳经济过去几十年的奇迹。现在还可以说澳大利亚的政治风险低吗?请问问澳酒商、海鲜业…及其他的有关的投资者。在此认为矿产业的将来未必也安全。

就先讲矿产业。不错,铁石价确实是不断地破记录,但铁石业的工作仅是边缘的增长,因而很少人得益;而更大的问题是:破记录的铁石价必然使炼钢厂引进其他选择,包括回收废铁及寻找和开发新货源。因钢铁昂贵所以用家也要找代替品或减少用量。

到此也许有人指出,事实不是已证明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制裁起不了作用吗?近期中澳之间贸易数字确实是有增无减,但那数字仅是指出总额,没有指出那高额是铁石价高涨所致;更加没有说多少人因中国制裁多项澳产品,造成多少人失去工作。

所以,目前澳经济只有两大行业还可以,铁石和与地产有关的业务,如:银行、经纪和律师得益。前者可利多少人?而后者只因政府干涉,控制用地及鼓励新买家,例如政府降低单亲家庭买房的条件。高房价格无疑是可稳定消费者的信心,但也是个债务陷阱!

由于高房价造成高债务,为应付房债,还有多少钱可用在其他地方?因此,除了以上提及的业务工作者,可以说其他人的日子都不怎么好过!据多名经济学家,在目前的情况下,有房者一旦失业将会很惨;如果多人失业房市必然会崩溃,后果很严重!

澳大利亚除了有中国制裁的政治风险,还有自己政府的诚信问题。据那《外交安排政策法》商业协议可以任由外交部长撕毁,随意违约。这也就是说,澳商家只要与外交部长搞好友关系,不再须要契约精神。请问此后他人如何可以放心的与澳商家合作?

说到中国的问题,澳大利亚是否真的找到其他代替中国的市场,还是政府串通传媒玩数字游戏,欺骗国民?就算是其他市场存在,那容量、利润和将来扩展空间可以与中国的相比吗?还有,高铁石价可以维持多久呢?要切记,石器时代过去绝对不是石头没了。

目前澳政府一方面推出系列破坏中澳两国正常交流合作的行为,而在另一面又想在中澳贸易上得到更大的利益。澳方这举措无非就是要设立个无法逆转的有限中澳关系。谋求要赚中国人的钱,同时又可以肆意侮辱中国人,因为这世界是英裔的天下。

此文最后的问题是,如果政治风险造成社会治安问题,会不会导致倒反移民?当资金大量流出会造成金融危机吗?欧美国家有功力可顶住族裔的冲突,因为它们的经济和贸易庞大并且有一定的底气,如名牌、技术、创作、轻与重工业,请问澳大利亚有什么呢?

2021-5-10

作者为华人二代(悉尼)

文章为个人观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