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辣评周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时事分析/反歧视/爆料新媒体

中國萬米深潛器打撈印尼潛艇 解放軍遠赴峇里島的潛台詞

【焦点分析】5月7日, 由永興島艦、「南拖195」 號遠海救助拖船以及「探索二號」載人潛水器支持保障母船組成的一支中國海軍艦隊來到了峇里島(Bali,又作巴厘島)以北水域,開始打撈此前沉沒的印尼海軍「南伽拉」號潛艇。

探索二號攜帶的「奮鬥者」型深潛器可以下潛至水下一萬米,中方其他作業船隻的打撈深度也在四五千米上下,考慮到「南伽拉」號潛艇的失事水域約在水下840米處,解放軍此行可算牛刀小試。但對外界來説,相對於解放軍在此次行動中展現的強大能力,中方負責此次打撈行動更值得注意。

在「南伽拉」號於4月21日於訓練中失蹤後,負責搜救事務的印尼海軍、警察各機構第一時間選擇聯絡美國、澳洲、新加坡乃至印度等「友國」提供海上搜索、水下打撈、海上警戒等工作,曾為印尼方面改造「南伽拉」號的韓國也自告奮勇,稱「如印尼方面需要,將加入相關行動」。這背後並沒有中國的影子。

事態的轉折點發生在4月24日至25日間,參與救撈的新加坡軍艦根據水下探測情況,確認了潛艇已「斷裂成三截」,艇員全部陣亡。到4月25日,包括一艘新加坡潛艇救援船、一艘馬來西亞軍艦、一艘印度潛艇維修艦、一艘澳洲護衞艦、一架美軍反潛機在內的多國「救援隊」全部撤離涉事海域。27日,印尼海軍宣布,負責該國油氣開發的「油氣上游開發特別單位」(SKK Migas)已派出作業船打撈沉船,至此,這場風波似乎已經告一段落。

但到4月30日,情況就發生了變化,當天,中國國防部宣布,中方「應印尼政府請求」,已派出艦船赴相關海域,協助印尼打撈失事潛艇。印尼方面也稱,中國駐印尼大使已經與印尼防長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將軍就派艦隊救撈潛艇一事達成一致,印尼政府方面也表示歡迎。

隨着中國分艦隊從4月30日南下,並在5月4日後分別抵達作業位置,印尼方面搜尋潛艇「黑匣子」,打撈潛艇殘骸的工作也正式開始。這對於北京而言也具備一點劃時代的意義:中國的潛艇救援船曾多次參加國際演習,但派出部隊參與實戰,投入國際救援任務仍是第一次。印尼方面在打撈潛艇時不選擇「友國」的做法,更讓外界看出了一點端倪。

就目前的海底作業能力來説,印尼選擇中、美為其打撈潛艇殘骸均屬合理選擇:中、美、法、德四國均具備深海打撈能力。但對雅加達來説,選擇美國為其打撈潛艇重要部件存在着更難忽視的失密危險:與美國同屬「五眼聯盟」、和美國共享情報的澳洲會因此取得印尼海軍的相關秘密。

資料顯示,雖然印尼與澳洲互為「全面戰略伙伴關係」,兩軍從2005年後也逐漸恢復了聯合軍演等合作。但從印尼在2020年通過的國防新戰略,外界可以發現,雅加達固然不滿足於中國在納土納羣島一線的壓力,但他們更反對澳洲加大空天能力自主軍備建設,大舉向美國購買遠程導彈、潛艇、護衞艦、智能水雷的行為。

考慮到澳方多年來一直對包括印尼總統在內的雅加達高層採取竊聽等手段,澳洲自東帝汶獨立之後面對印尼的信任赤字至今也難以修補,這使得儘管澳洲軍方仍堅稱印尼為其「最重要的安全夥伴」,但雅加達一側就不這麼想,而澳洲自1970年以來一直大力扶植印尼鄰國巴布亞新畿內亞的行為更加劇了這種疑慮。

相比之下,具備專業救撈能力,且在相關海域不具備明顯利害關係的中國就成了印尼相對而言可以考慮的選擇。雖然雅加達方面同樣覺得來自中國的援助也許是敏感的,它將讓印尼軍備的弱點展示在北京面前,但印尼防務部門的選擇,已證明了這是一種兩害相權取其輕的結局。而印尼對北京的信任姿態,亦將成為北京未來在印太環境下的一張可打的牌。(0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