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辣评周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时事分析/反歧视/爆料新媒体

华人缺政治人才/联盟党抄工党经济政策/大选鹿死谁手?–访原团结党创始人黄肇强医生

THE SYDNEY POST悉尼邮报特约记者TOMMY HUANG

【Sydpost】6月10日,华人媒体《悉尼邮报》与知名华人黄肇强医生,相约在悉尼Homebush West一家酒楼进行了专访。黄肇强是澳大利亚第一位华人政党创立者,同时也是一位前州议员。1997年,黄肇强创立的团结党是以少数族裔的权益为主导的政党。鼎盛时期党员多达数千人。

围绕着现今复杂的国际政治及国内形势,澳洲华人是否积极参与政治活动,和华人应不应该成立政党等诸多话题,黄医生这位前华人政治领袖倾谈了他的见解。

记者问:团结党现状如何?
黄肇强医生(下面简称黄医生):团结党现在已经解散了。因为澳洲政府规定,想要保留一个政党,必须要参加竞选。当时成立团结党是有一定的天时地利人和的。因为当时韩森成立的一国党,一个种族主义的政党。而黄医生成立的团结党以之抗衡,得到了当时很多人的支持。但在韩森的一国党在2001年后走向衰弱,团结党也慢慢失去了活力。人才的流失和资金的短缺,最终导致团结党的解散。

记者问:华人是否应该从政或成立政党?
黄医生:正所谓时势造英雄,当记者问到黄医生是否觉得华人应该创立政党或从政,黄医生是给与肯定的。
现在国际复杂的形势下,华人应该勇敢参与政治活动。我们在澳华人生意做得好的人有很多,但是缺少了政治方面的人才。别看澳洲政府表面上反中,但是在本国内是很支持华人的,不管他是工党还是自由党。成立政党是有一定困难,需要善于利用社交媒体和资源。要把握住时机。

记者问:华人如何建立政党?
黄医生:首先,创立者必须具备勤奋,奋斗的精神。有一定的资源和人脉,订立政党党章。然后登记申请政党。你必须为你的党派做个定位,联邦,州或市政的。一般来说,作为小数党派,很难进入联邦的,除非可以发展壮大。至于州政府层面,是有可能的,首先你要有足够的资源支持,候选人的知名度也要够高,也要有真材实料。人才是很重要的,目前大多数政治人才都往自由党和工党跑。至于市政,例如burwood,strathfield那样,做个市议员也可以为人民从做一些小事情起。要从政,不一定要从市议员做起的。

记者问:想成为一名成功的政客,需要什么?
黄医生:首先知名度,你看韩森,虽然她说的话很讨人厌,但是她并不是无脑说的。她说的每一句话,她的那些支持者都很喜欢听的。出位的言论,让她博得大量的知名度,你别管她是好的知名度还是坏的,重点是大家都认识她。还有黄向墨,他很有钱,也很多人认识他,华人里面,他的知名度相当的高,不只在华人圈,尤其在白人圈。可惜他的方向错了,不然他也会是一名成功的政客。

记者问:你认为在国际政治大背景下,不管是工党还是自由党的执政都会有很多歧视华人的情况,还是只是因为执政党的过失?
黄医生:谈论澳洲政治,一定不能抛开国际政治单独来谈。这届澳洲政府比之前任何一届政府更亲美。莫里森总理其实很聪明,对抗中国其实也是有意为之。客观上中国现在实在太强大了,澳洲政府必须让民众不支持中国,让华人淡化支持中国。当然,这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情,在澳中国人大部分都是支持中国的,而很多中国人也是支持自由党的,因为它懂得搞经济。
对于最近澳洲发生歧视华人的事情,很多华人议员没有出来发声,确实错失的大量政治机会。歧视大家都认为是错误的事情,你出来谴责就是出师有名。这是我为何痛心华人的政治人才实在太少了。
例如最近被写信歧视的华人议员,我反而为他感到高兴,有人骂他说明他做得很成功,有才能的人才会招人嫉妒。

记者问:工党有什么问题?
黄医生:用新州和维州来说,第一,新州自由党支持率很高的,维州安德鲁州长支持率也很高的。第二,两个州政府的反对党做得如何,维州反对党做得不好,新州反对党更加过之而无不及。
作为反对党,工党在新州简直毫无希望,不够团结,经常内斗。你看,最近不是也才换了工党领袖?新维两州对比起来,新州的经济还是很好的。不用说别的,就像这次疫情,隔离酒店出了几次事情了?这样一来一去,一封城,经济又不行了。对于选民对政府的选择,不是看你政府有做得多好,而是看你哪个政府做得更差,然后我就选不是那么差的政府。

记者问:接下来明年的大选鹿死谁手?
黄医生:这个很有趣,我本来觉得上届选举工党必胜的,谁知道他居然提出消减退休人士的福利,和取消负扣税。这便导致工党大败。我觉的今年自由党机会大一点。今年的联邦预算用的就是工党的政策,工党又必须要支持,但是政绩却落在自由党身上。同时,反中不单得到了自由党的选民支持,同时不少工党的选择也是支持的。莫里森总理已经算准了中国政府近期是不能对澳洲怎样的。明面上对澳洲出口各种限制,可是澳洲的出口依然可以通过各种渠道进入中国。所以,现届政府的治理下,经济也不会变差。当然,现在下结论还是为时过早,毕竟澳洲选举选的先对不是最差的那个政府。

记者问:工党如何赢得华人选票?
黄医生:工党要支持华人参选。但是支持华人参选是不是也支持中国立场?这是一个两难的事情,所以工党对于中国的事情必须要有个公正,客观的角度去发声。例如,黄英贤,她是个华人又是工党的,又是外交部长。那外交部做什么的?你是不是要骂中国?那骂了中国作为工党的领袖,是不是又失去华人的选票?所以作为工党领袖,外交部长的职位是不是合适呢?

记者问:人生需要什么?
黄医生:人生是需要激情的。如果在百年归老的时候要看一部关于自己人生的电影,我希望它是无比精彩的。
当年我进入议会的时候就说过,当时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不管我以后站的有多高,我还是那个黄肇强,现在我可以说,不忘初心,我做到了。

6月10日,黄肇强医生接受本报采访时拍摄(本报记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