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 评 周 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 – 澳洲华人网媒

弃老移民

香港是移民社会,从来都是移民来去。移民并不是甚么新鲜事,对社会的经济发展,未必有害。一是人员流动,制造空缺有助社会流动。二是港人在外可扩大人脉关系网络,有助香港社会的国际化、多元化。以往移民多是根留本土,最后还是落地归根,人在海外却不会忘本。香港回归引发的政治移民潮,没有持续,移民的家庭也多是以“太空人”形式,纵使带来许多家庭问题,两地连接依然不断,且在回归前不少都已回流,对香港的影响不大,且更有好处。但过往几年的政治动乱,和由此而致的政治移民,却在性质与情况与之大不相同。
一是政治动乱败坏民心,思想极端化,有类邪教,黑白扭曲,把所有道理替之以无名的仇恨,弄致家人仇视、六亲不认。表现在外便是对社会、政府和异己者的仇恨,动辄用武,不惜伤人杀人,从家庭到社会形成巨大的裂痕。在政府的镇压下,他们的仇恨没法发泄,被迫移民外逃,美其名逃离专政,投奔自由,实质也是移民经济条件较佳的外地,并不是真正作政治难民;其中有更多的是借政治借口、外国优待政策而乘机移民。
对香港,这些政治作乱者,思想扭曲,香港不易重新教育改正他们。他们移民出外,正好减了负担,减了动乱再起的风险。然而,他们在逃难式的移民中,有不少作为令人鄙视他们。
他们匆匆变卖香港资产举家移民,不少对移民所去地方的情况不清楚,语言不通,以为在当地可以工作求生,却不知当地经济不佳,对外人排斥,子女就学诸多困难和适应的问题。这些都是他们的错误,自我制造难题,要家人子女承受,与社会无关。
但最不好的是不少人是弃亲而去,把老弱父母,甚至在老人院、医院的多病父母,乃至重病留院的子女舍弃,不予照顾,扬长而移民去也,不顾亲情,也不管道德、道义,反映他们邪教式的思维的毫无人性,更不用说中国文化的传统。当然,香港社会对他们的舍亲仍然是义无反顾地照料,不舍不离。或许还可庆幸的是,这些政治中了邪教式思想毒的港人,特别是不少的年轻一辈,移民离去可让香港把这类无亲无良的永远赶走,免致遗害社会与下一代。对他们离港不应看作正常移民,追求更佳经济机会,而是舍亲丧德的无耻之徒,日后不能容许他们回港。
作者:陈文鸿 (香港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