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 评 周 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 -澳洲华人网媒

與不丹簽約 中國加速拆解印度勢力範圍

10月14日,中國政府代表、外交部部長助理吳江浩同不丹政府代表、外交大臣丹迪·多吉( Tandi Dorji )簽署了《關於加快中不邊界談判「三步走」路線圖的諒解備忘錄》。中、不雙方在簽約之後強調將「堅定不移推進兩國劃界談判工作,致力於加強兩國關係」,進而「加快兩國劃界談判、推動中不建交進程」。

這一內容雖然簡短,但仍宣告了一個頗具震撼性的消息,即中國正在設法繞過印度,與其「保護國」不丹直接展開接觸。北京將通過與不丹建交的方式,直接解決受印度操縱的中、不邊境爭議問題,進而拆解印度繼承自英國殖民當局的南亞勢力範圍。

對北京來說,進入21世紀後,他基本上解決了陸地14個鄰國中12國的邊境爭議問題,僅剩的只有中印邊界問題和依附於中印問題之下的中不邊界問題。相對於中印對峙的曠日持久,中不之間反而頗具操作性。

1997年時,不丹內部即開始爭論是否應該就其控制的以巴桑弄和吉格弄兩河流域為主的白玉爭議區展開交換,到1998年,兩國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不丹王國政府關於在中不邊境地區保持和平與安寧的協定》,但到2001年,隨着印度開始對不丹施加影響,中不之間的對話也因此不歡而散。

喬希(Manoj Joshi)等印度知名學者認為,新德里不希望中方通過解決中、不領土問題,在春丕河谷到洞朗一線取得優勢,由此威脅其連接「東北邦」的要道,即西里古里走廊。這使得他教導不丹不得接受任何妥協。不丹方面則面對印度的政治監視、情報控制、軍事存在而敢怒不敢言。這種情緒在2017年的中、印洞朗對峙之後不斷激化。

2017年時,不丹法律人士桑傑(Wangcha Sangey)投書「不丹新聞網」(Bhutan News Network),指責印度一直以來用「鐵腕政策」,通過對不丹經濟等方面的控制,阻撓中、不之間的邊界談判。隨着印度為了其「國防安全」,在不丹境內調度至少一個旅的兵力,不丹武裝力量還從2004年開始應新德里指令,組織了針對印度東北邦各反對派武裝的「肅清行動」(Operation All Clear),為其「剿匪」。來自新德里的壓力逐漸讓不丹不滿足於其「印度的籠中寵物」的不利身份。

對不丹而言,他的身邊有兩個相對突出的例子,一個是與自己一樣同為王國,長期身為印度保護國,最終被印度吞併的錫金;另一個是不滿足於印度保護國身份,通過結交中國,確保了國家獨立的尼泊爾。隨着不丹人已經在2012年後就意識到新德里會為了自身利益,操縱從情報系統到軍隊的各種勢力,只為了讓這個小國順遂自身的心意,不丹為了維護自身的主權與獨立,自然也需要藉助大國的力量。這就讓他與中國的接觸變得合情合理。

當然,為了在印度的監視下實現接觸與對話,中國與不丹之間需要一點具備爭議性的內容作為迂迴。在中印2020年對峙的大環境下,仍身為印度保護國的不丹需要一種保護色。

幸而,隨着中國在2020年6月突然就中、不之間爭議的墨拉薩丁地區的一部分「自然保護區」發難,西方世界直到2020年11月仍認為「北京試圖激怒不丹,由此對印度施壓」。這就讓不丹具備了與北京接觸的安全環境,兩國隨後到2021年4月的專家會上討論了「加快中不邊界談判的路線圖」,六個月後,其成果也最終突顯。

而今,面對不丹與中國之間的突然動作,新德里可能已經被震動了,印度《電線報》稱印度外交部對此雖第一時間發表看法,但其言論已相當拘謹,對於不丹是否提前通報的問題更選擇沉默。這對於自獨立以來一直操縱不丹的印度來說,無疑是一種明顯的挫敗,它也將成為印度周邊勢力範圍逐漸瓦解的一個里程碑式的標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