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辣评周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华人中文评论

澳大利亚的牛年前景

澳大利亚的牛年前景

无论中澳关系如何修补,也无法回到曾经。两国关系走到这个地步,可以说是澳权贵们不自量力咎由自取的苦果。若是他们继续和坚持自己当前的意识和行为,结果将会自我成全自编的预言…。

文|明亮

最近,澳联邦的经济出现怪现象,股市犹如天气,不断在反常,一时暴风暴雨,另一时暴晒,而股票指数急升急降;虽然招工数字上升,但失业率不降;贸易顺差,大部分出口商却悲观;银行忧虑楼主撑不住,可是楼价竟然在不稳定的环境下创新高!

也许令澳人安心的是:如中澳关系研究所所长劳伦斯森(Laurenceson)所说,中国可以使澳经济崩溃的想法是错误;可是实际的情况确实令人担心。中澳关系恶化已经损害双方的贸易;这问题可能将会导致澳财政陷入危机,及会对澳出口业持久和长远破坏。

为避免财政危机,澳大利亚第一经济家,储备银行行长洛维(Lowe), 建议政府保留着在抗疫初期所调高失业金的增幅。澳参议院的有关应[疫情阶段性的询问报告]也支持永久保留失业救济金的现状,问题是:高失业金是个进退两难的困境(dilemma)。

纵使储备银行尚未以疫情前失业金水平测量带来可能性的后果, 但据德莱提(Deloitte)的模拟计算显示,如果失业金恢复到过去的水平, 在两年内将会使澳经济损失 313 亿美元,并减去最少 145000 个工作岗位;洛维及其同仁皆认同这个结论。

还有,参议院的[疫情阶段性的询问报告]表示,永久保留增加失业金主要原因在于现在九个搜索工作者只有一份工作。这种不安全感严重困扰着失业者的心理健康,使他们不得不面对无家可归的事实,若是他们没有能力继续如常生活将会造成社会问题。

这也就是说,澳政府原本要在 3 月 31 日削减失业金的额度,可能不仅带来经济危机和增加失业率,还可危害大众的精神健康和安全。所以如果政府选择保持社会稳定运行、族群和谐、大众安全及保证国民生生活的基本需要,那么必须要不停的派钱。

除此外,让不少澳人感觉自己富裕仅是房产价格,据澳大利亚银行业协会(Australian Banking Association)的数据,目前仍有超过 80,000 澳人在推迟其住房贷款(defered home loans), 换言之,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这也就是引爆房地产的炸弹。

由此可见当,目前澳经济纷乱的现象正是那些不稳定问题的反映?因此,若是澳经济要恢复稳定和繁荣,出路无疑是要回到正常的运行,而权贵们也深知唯中国可以帮助渡过难关;犹如当年全球在面对金融危机时候,是中国力量使澳大利亚摆脱经济低迷。

在金融危机的期间,无疑是中国需求各种澳商品和服务,使澳经济不仅避免衰退反而进入了繁荣时期。可是目前反中势力已渗透澳大利亚,可以说,目前棒球不是澳精英的最爱的运动,反华是;从政府至媒体到智囊团和其他,导致了大数澳人仇视中国。

因此,据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 只有 23% 受访者相信中国 “负责任行事” ;过半人认为中国是安全威胁;九成人都希望把经济合作关系转移到其他地方;大数人认为中澳关系恶化的原因并不是政府不明智的外交政策,而是须要抗拒中国支配澳政治。

事实上,近年来澳政府除了一直都在反华,除了所谓 “调查病毒源头”,激怒中国及瞒骗事实之外,并且把反中的行动论述为捍卫国家利益和安全;还营造中国威胁澳主权的概念,宣传澳大利亚面对的问题在于核心价值观,把 “存在危机” 的思想灌注给民众。

让大数澳人对中国极度反感无疑是出于澳政府、媒体、智囊团和公知(pundit)都在不断地给予澳人施灌:澳政府为了防止将来类似的疫情爆发,所以要求调查[酷毁 -19]的源头,就如此被中国政府无情打压;向澳商品施压,意图改变所谓 “澳价值”。

尽管所谓 “调查[酷毁 -19]” 是反华之作,但以盎格鲁为中心(Anglocentric)和必须要西方认同方能有存在感的外媒,比如[南华早报]及其他都把那 “调查” 当真相, 因而不断抄写再抄写,把谎言重复再重复,所以只会看英语的人都相信那 “调查” 当真。

关于所谓 “调查”,中国对澳政府不满在于澳总理与美总统会谈后,在没有事前与中国进行任何讨论,便公开要求世卫组织向中国展开调查病毒起源;私下企图由西方国家组成检队,促中国打开全部机构,任由欧美随时随意检查;不然,疫情就是中国造成的祸。

在所谓保护澳利益上,澳政府以不符合世贸组织(WTO)规定, 阻止100 多种中国产品进入澳大利亚、多项中国投资被拒绝、带头禁止[华为]参与 5G 网络建设,还要尽其所能使用硬软手段,威慑其他国家,特别是身边的小国,放弃中国电讯产品。

在坚持所谓澳价值上,权贵们不客气的严重干涉中国内政,拥护香港暴徒、台独分子、新疆和西藏的分裂主义者;带着多重标准在中国的人权问题指手画脚;不据理的谴责中国违反国际法侵占南海,这做作是超过反共产党执政及粗野损害中国人的核心价值。

说到 “存在危机”(existential crisis),据澳总理,原因是 “因为我们是我们”(because of who we are)。换言之, 澳人仅是在做自己却被中国无情打压。这说话与美国前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Skinner), 所说中美斗争是文明和价值,如出一辙。

结果呢?据传媒,猎人谷泰瑞尔(Tyrrell)葡萄酒公司老板布鲁斯(Bruce)泰瑞尔:“我们不需要舔中国的靴子, 这就是他们想要我们做的”。看, 一位身受其害的老板都如此是非不分,由此可见澳政府反华的宣传是何等的成功和深入人心?

在激怒中国后,澳权贵再转向描述中国领导层横蛮、恃强凌弱及损人损己的惩罚澳人,因而不得人心。相反,澳政府一直以宽容之心,积极修复两国关系,寻求与中国接触对话,寻求两国和解,可是中国电话不接,信件不回。问题完全是中国的错。

就最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上讲话中,警告(美国)不要进行 “新冷战”,并呼吁 “开放世界经济”;正当各国在消化其意义时候,澳财务部长弗登贝格(Frydenberg), 急不及待跳出来打脸,指习主席的言辞与实际行为不符。

还有,据澳网站新闻(news.com.au)澳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国防、战略与国家安全计划主任舒奇布里奇(Shoebridge), 毫无实据说:“中国人民无力为自己房屋供暖不会令领导感到困扰…”。又 “中共宁愿看到自己的人民和产工业挣扎,也不愿面对变化”。

不错,北京在去年确实是对澳商品,数额高达 200 亿澳元施压, 但这打压并非是无理取闹。弗登贝格既要指出中国言行不一,但又隐瞒中国为什么要如此做。舒奇布里奇更加离谱,从无中生有,以胡说八道去刺激中国人。请问,这些澳精英的作为说明了什么?

当然,上面所指澳权贵的行为并不是完全无理和反华。比如,采用某些中国电讯产品和拒绝某些投资,确实是有必须要慎重。友善的政府会拿出数据和道理,从两国签署自由贸易精神的出发点商议,不然就仅是意图排华,出于种族歧视及零和游戏的思维所致。

因此,可以说近年来澳大利亚各层各界大数领导班子的作为都是在反华,因而导致民众越来越歧视东亚人。所以难怪中国近日再次对其赴澳大利亚的留学生发出预警。事实上中国留学生或生活在澳长相如东亚的人,在澳联邦多地遭遇袭击的案件确实是在上升。

纵使近日澳总理莫里森发表中澳关系讲话时候,表示澳大利亚在寻求与中国接触对话,但在一面确认不能假装事情还和过去一样,而在另一面扬言不会改变其反华政策;同时又营造自己是不同文明争斗中的受害者,以此谋求国人支持和博取国际社会同情。

也许国际社会有国家会同情澳人,但也知道可怜的人必有可恨之处。若是澳大利亚权贵们继续其行,两国的关系没有最坏,只有更坏。加重不利于两国之交流无疑是拒绝澳人发展的机会。如果澳经济不景,生活在澳大利亚的东亚人是不会安全的。

眼看到修好中澳关系无望,近日多家不同的澳传媒,不约而同,疯狂放播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政策已失败,导致中国缺炭和电,所以中国人要挨冷,企业要付出昂贵原料代价。相反,受中国打压的澳产品已找到新市场,铁石价格让澳人吃了中国人的午餐…!

如果澳经济如新闻唱的那般好,全国农民联合会(National Farmers Federation NFF)发什么神经要敦促联邦政府投入 35 亿澳元用于寻找新的出口市场和改善供应链?说什么再不修好中澳争端,在未来 10 澳农业将会内损失 369 亿澳元?NFF 是否在行骗?

资本主义主要仅是有益己身,澳人都深信中国在欺负自己,在企图破坏澳经济,也是病毒的罪魁祸首;所以在逻辑上澳权贵要做的是:应该断绝关系,禁止产品出口中国;彻底捣乱中国,让中国民不聊生,民众走上街头。那么,澳政府还要搞什么中澳关系?

答案也许是:现任澳政府常指中国想要支配澳政治,搞中澳关系是为了要放大中国影响澳经济的力量,如果搞坏了澳经济,政府可能会因而下台,这样做便可证实澳政府对中国的预言是对的。完成一个自我编排的预言(self fulfilling prophecy)。

2021-2-15

作者为华人二代(悉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