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辣评周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华人中文评论

分析:俄欧中美 俄最艰难

【焦点分析】俄罗斯和欧盟的紧张关系最近急速升温,俄外长和克里姆林宫发言人表示,假如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危及到国家经济,特别是危及到最敏感的领域,俄与欧盟不排除断绝外交关系。俄外长说,我们需要为此作好准备,如果你想要和平,就要准备战争。
此次俄欧关系紧张,源于俄当局抓捕了西方支持的反对派领袖,反对派发动大规模示威,欧盟遂对俄经济制裁,之后俄罗斯和欧盟的德国、波兰、瑞典互逐外交官。单看这个架势,俄欧关系比特朗普发动对华贸易战的中美关系还紧张。
事实上,俄欧的新仇旧恨比中美深得多,眼下这点紧张态势不算甚么。放在当下“大国竞争”、“主要经济体竞争”、“世界百年大变局”之下,这些新仇旧恨都要顺势调整,都不可能一方压倒另一方,双方的实力有差异,某些方面甚至很大,但都不足以靠优势取胜,较量的结果主要取决于自身的意志和谋略,取决于自身力量的凝聚、团结和发挥。
俄欧博弈还会牵扯到美国与中国。以俄而言,对手是欧盟和美国;以欧盟而言,对手是俄国,帮手是美国;以美而言,俄国和中国都是对手,欧盟是帮手;以中国而言,美国是对手,欧盟是合作利益大于所谓“分歧”的生意客。
可见,俄国和美国分别有两个对手,中国和欧盟只有一个对手。比较而言,俄罗斯的处境最为艰难,无论是美国还是欧盟,任何一方的实力都远大于它,何况加起来对付它。
这样的局面,在前苏联时就如此,在武力威胁、“和平演变”双重压力下,苏共犯了“颠覆性错误”,犯下了盲信老美和西方“普世价值”的错误,国家变色,分裂瓦解,社会主义的东欧阵营崩溃,加入了反俄罗斯的欧盟和北约军事组织。现在欧盟和老美又在使用当年那一套颠覆俄罗斯。
然而,死过一回的俄罗斯已经“浴火重生”,吸取了教训后,面对“强敌”,十分强硬而淡定也。
作者:柳扶风(香港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