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辣评周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华人中文评论

像是反对派政客说话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钦点”的行政会议,是香港回归以来表现最糟糕、成员最糟糕的,尤其是召集人陈智思,直到今天,还在为反修例黑暴,为大量年轻人沦为黑暴帮凶,甚至在黑暴中“冲锋陷阵”、干犯种种罪行“卸责”,赖三赖四,颠倒是非。
日前,陈智思在接受访问时说,不能责怪香港年轻人对中央政府和“一国两制”不信任,并指香港政府未能妥善处理中港融合带来的问题,又说政府未能与市民有效沟通,导致社会矛盾和政治争拗。陈智思还以修订《逃犯条例》为例子说明他的看法。
这些“高论”,乍听之下,还以为是哪位反对派政客在说话。可见林郑月娥组建的行政会议、挑选的成员是何等不堪,思想问题多多,做人做事德性有亏,毫无承担。一滴水见大海,行政会议的差劣表现,可见“港人治港”的表现之差劣。
大家记得,反修例暴乱初起,行政长官六神无主,乱了方寸,绥靖跪低,和行政会议一班人的“想法”不无关系。陈智思多次抛头露面,完全不理行政会议的“保密规则”,放言高论,指摘政府在修订《逃犯条例》工作中出现问题,激化社会矛盾。他还放出政府会考虑收回“草案”的消息,令暴乱势力气焰更盛,对政府穷追猛打。我们不知道,林郑月娥的绥靖路线一直持续,愈跪愈低,是不是受了行政会议诸位大仙的影响,但我们知道行政会议的行为会有助于她向中央“说事”——包庇纵容暴乱,且显示应对暴乱非行政长官一人之责,乃“集体决定”也。
香港发生暴乱,数以万计的年轻人参与暴乱,这样严重的事件和背后的问题,港人和中央都在思考,要找出原因。然而,不同立场的人、政治目的不同的人,对暴乱的评估和态度、对年轻人参加暴乱的评估和态度是完全不同的,对原因看法也会截然相反。而陈智思的思考和反对派是一个方向,那就是暴乱无错,参与暴乱的年轻人无错。按照此思路,香港是不需要拨乱反正的。
作者:柳扶风(香港专栏作家)
文章为个人观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