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 评 周 刊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 华人第一评论网站

醖釀外交方案 美歐為烏克蘭戰敗做鋪墊?

撰文:鄭真

雖然烏克蘭軍方6月4日首次稱在北頓涅茨克發動反攻已奪回20%區域,但是俄羅斯第三階段軍事行動目標已經公布,拿下頓巴斯的第二階段軍事行動如無意外很快就會結束。下一步,以頓巴斯為基礎,向尼古拉耶夫州、敖德薩州和哈爾科夫州進發,基本上形成了一個品字型的反攻態勢。

俄羅斯周日(5日)稍早用導彈襲擊了烏克蘭首都基輔,為一個多月以來首次。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號,那就是第一階段圍攻基輔的軍事行動並非放棄了,而是會調整策略捲土重來。

俄羅斯在俄烏衝突一百天之際奪得了軍事上的一個重大勝利節點,並緊盯最終目標未放棄。

與俄羅斯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戰爭的另一方是否要較量下去的決心已經動搖,甚至開始為烏克蘭局勢外交和解鋪路。

拜登口風變化

在6月3日的記者會上,當被問及烏克蘭是否應該「割地求和」時,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沒有正面回答,只是重申「任何關於烏克蘭的決定都不能沒有烏克蘭的參與」。他說:「在這條路線上的某個時刻,將會有一個通過談判達成的解決方案。我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我想,沒人知道」。

此前5月30日拜登在《紐約時報》發表題為《美國在烏克蘭的「為」與「不為」》的文章稱美國的目標是:希望看到一個民主、獨立、繁榮、擁有主權的烏克蘭,有能力阻止和保護自己免受進一步的侵略。但出於烏克蘭的角度立場。對美國自己想要實現的目標,拜登並沒有明說。

之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國安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頻繁強調希望看到一個「自由」、「獨立」的烏克蘭和一個被孤立和削弱的俄羅斯。但拜登文章中並沒有提到「自由」烏克蘭,也沒有承諾「恢復」烏克蘭領土主權,更沒有提及要孤立和削弱俄羅斯。他反而在文章開頭便提到,俄烏戰爭「只能通過外交徹底結束」。

拜登承認「會有通過談判達成的解決方案」、「只能通過外交徹底結束」,已經沒有認為戰鬥到底的迫切性了。英國《每日快報》和美英民主研究5月7日所進行的聯合調查顯示,幾乎一半美國人認為烏克蘭會失敗。從如今戰場的情況看,外交談判顯然不是要將烏方取得的戰果政治化,很有可能是接受俄方戰果並為此做出外交安排。

歐洲的積極外交行動

不只是拜登在考慮最後的結果,歐洲主要國家都在構思外交方案。

意大利多次表態願調解俄烏衝突,5月20日,意大利外交部長迪馬約(Luigi Di Maio)在新聞發布會上證實,意大利已經向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提交了一份烏克蘭和平計畫。5月31日,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託馬斯-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我們支持為烏克蘭人民找到一個可以接受的和平解決方案所做的一切努力,意大利的倡議就是其中之一。」烏克蘭外交部發言人奧列格·尼科連科(Oleh Nikolayenko)表示:「意大利方面確實分享了結束俄羅斯對烏克蘭戰爭的看法。目前正在研究相關建議。」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6月4日在接受法新社採訪時稱,普京下令對烏克蘭發動特別軍事行動犯了「歷史性錯誤」,但俄羅斯絕不能被羞辱,這樣才能留有外交餘地。此前6月3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接受《法蘭西西部報》採訪時表示,過去半年中,他和俄羅斯總統普京至少進行了100個小時的電話會談,他相信法國應該擔當起俄烏問題的調解角色。他還透露,自己是應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要求與普京舉行會談的。

一直以來德國在烏東問題發展到俄烏衝突過程中所扮演的調停人角色、所持的和平主義立場以及外交解決路徑受到多方的質疑,德國甚至一度成為最不受烏克蘭民意歡迎的西方國家。早在3月份德國總理朔爾茨(Olaf Scholz)就說,德國作為經濟大國將盡全力,以推動俄羅斯努力尋求一個外交解決方案。目前德國國內也在積極考慮是否調停局勢問題。不過6月4日,朔爾茨所在政黨德國社民黨議會黨團主席羅爾夫·穆策尼奇(Rolf Mützenich)表示,德國不適合調解俄烏軍事衝突,因為它的立場過於明確。

意大利、法國積極為和解方案獻策的同時,美國的態度只是不能沒有烏克蘭參與,可見外交已經是難以迴避的選擇。

外交方案也會是政治正確

當俄羅斯的贏面越來越大時,該如何面對這樣的結果?如果制裁沒有拖垮俄羅斯,戰場沒有贏得過俄羅斯,美歐當局者們如何下台階?在通貨膨脹、糧食危機、能源危機疊加新冠疫情的當下,美歐能夠源源不斷支撐烏克蘭的戰場反攻嗎?

烏克蘭總統辦公室顧問波多利亞克(Mykhailo Podolyak)3日亦指出,俄烏軍事衝突「可能會持續2到6個月」,這將最終取決於歐洲、烏克蘭和俄羅斯的社會情緒如何變化。

本質上,烏克蘭戰爭已經變成了一場耐力測驗。軍事戰場的勝負、經濟制裁場的得失以及各相關方社會民情對戰爭的承受能力將是決定最後走向的三大變數。與帶有明顯政治家抱負的普京孤注一擲、不達目的誓不甘休不同,面臨選舉壓力的西方政客們永遠都在追求政治正確。外交方案就是永不過時的備案,視上述三種因素變化,進可以威逼俄羅斯,退可以為烏克蘭戰敗做準備。

而戰爭的結局顯然不會是簡單的外交談判那麼簡單。無論如何,烏克蘭的命運都被戰爭改寫了,歐洲大陸的安全將也迎來全新的局面。(0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